夕焼けランプ✨

钢炼爱德华/刀剑乱舞长谷部LOVE/文炼女司書❤️芥川龙之介/ハルト

【欢脱向】肝新图成败天定,得贞宗非审惊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剧毒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哈哈哈哈

鹿娘:

✔一时想玩不料玩坏的产物


✔标签有限的全员向


✔情节有或许存在欢脱的崩坏,日常黑了爸爸机动


✔看完也并不会欧起来


✔改自范进中举的老梗,老司机你们是懂的


✔什么?你问我最后那个美人是谁……吗?【微笑


----------------------------------------------------------


       审神者带队出阵归来,自大阪城下挖出个信浓藤四郎,回到本丸内,一期一振亦是欢喜,正待取资源锻些新刀装,只见运营的狐之助,背上拖着一篓油豆腐和半箱刀装,走了进来。审神者向他作揖,坐下,狐之助道:“我自倒运,自鼓励新人的运营活动开始,把咱家宝贝似的爷爷和狐球,白送与你这现世宝,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活动里得了把好刀回来,我所以带点礼物来贺你。”审神者唯唯连声,教清光把资源收了,这边次郎烫起酒来,在本丸里坐着,烛台切和歌仙在厨下造饭。狐之助又吩咐审神者道:"你如今本丸既有了些模样,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上面委任与你做指导的,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沟里面那些做检非的、当boss的,不过是些大胆的逆贼,你若碰见了他们畏畏缩缩、哭爹喊娘、刀装碎的遍地,这就是坏了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审神者道:“您见教的是。”狐之助拿出刀装来又道:"爷爷且过来多拿两个。老人家每日刀装带些绿的,想也难过。我那小狐丸也挑些。自从进了你本丸,这些日子莫说黄澄澄的刀装,不知油豆腐可曾见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说罢,叫两个都来一桌坐着吃了饭。吃到日西时分,狐之助吃的醺醺的。这里审神者家中长短兵刃,个个千恩万谢,瞧狐之助腆着肚子去了。


      次日,审神者少不得拜会些演练场里的朋友,带了队伍出去,彼此训习。因又探得了新的地图,出阵几回,不觉追到太鼓钟贞宗隐藏所在,烛台切便上了弦似的屡劝审神者去捞贞宗。审神者因敌军凶煞,几次失利,又没资源再锻刀装,不敢贸进,便去同狐之助商议,被狐之助跳起来一口啐在膝盖上,骂了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得了一个信浓,就‘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捞信浓时,也不是你的运气,还是那里的执事看一期一振可怜,不过意,故意舍与你的。如今痴心就想捞起贞宗来!那些得了贞宗的都是几世的欧皇!你不看见演练场上那些欧壕,氪了万贯的家资,一个个数珠丸、源氏兄弟、大小虎彻前呼后拥着?像你这等,枪都没半把,也该对着冷却材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个贞宗使!趁早收了这心,明年我问运营的老爷讨个情,替你再寻一把大太刀来,出去多跑两趟远征,养活你那一窝没出息的短刀和我家爷爷狐球是正经!你问我借资源,我一天卖三顿油豆腐还赚不了个把小判,都把与你去丢在炉里,叫我一家老小嗑西北风!"一顿夹七夹八,骂的审神者摸门不着。辞了狐之助回来,自心里想:"光忠他们皆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有不肝的审神,如不与那蜘蛛抵死战上一战,如何甘心?”因向本丸内商议,瞒着狐之助,举家大小摸进了新图。战罢几轮回本丸,装备砸个干干净净,个个灰头土脸,被狐之助知道,又骂了一顿。


  到归家那日,本丸里又没资源手入,一期一振吩咐审神者道:"后院有一把山里捞来的力力力,你快拿到锻炉里,解些玉钢来填补着,我家弟弟全躺了,已是一个都不能出阵了。"审神者慌忙抱了力力力,奔锻炉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三匹马闯将来。那三个人下了马,把马拴了,一片声叫道:"快请欧皇老爷出来,恭喜贞宗捞中了!” 吓得五虎退呼天抢地扎进一期一振怀里,陆奥守吉行不知是甚事,忙抓过大和守安定来问:“咱家主公敢则是攘夷了?”安定一头雾水,那一边清光听见了“恭喜”二字,方探出头来,说道:"主上刚才出去了。"那些报录人笑道:"他家近侍的来了。"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几匹马,二报、三报到了,拿一顶华轿抬送了贞宗来,挤了一屋的人,本丸地下都坐了个满。隔壁审神者全来挤着看,烛台切见贞宗来欢喜的了不得,忙打发石切丸去寻主上,石切丸应声骑马便去,诸人焦坐等了半晌,推门一看石切丸仍在门口,清光没奈何,拽回石切丸,又叫鹤丸骑快马去寻。


  那鹤丸飞奔到自家锻造房寻不见,方想起自家无炭起火,必是寻借别家炉子去了;直找到街东头,见主上怀里揣着着力力力,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寻锻炉。鹤丸一把拉住道:"我的主公,你吓死我,快些回去!恭喜捞出了贞宗,报喜人挤了一屋里!"审神者道是哄他,只装不听见,抱着力力力低着头往前走。鹤丸见他不理,走上来,就要夺他手里的刀。审神者道:"你夺我的力力力怎的?你又没负伤。"鹤丸道:"你捞中了贞宗了!烛台切欢喜的跳脚,叫你家去打发报子哩!"审神者道:"鹤姥爷,你晓得我今日没有资源修刀,再不拆这力力力给藤四郎们手入,你那好一期哥便该拆了我了,为甚么还拿这话来混我?我今日躁的很,不同你顽,你自回去罢,莫误了我找锻炉。"鹤丸见他不信,劈手把力力力夺了,掼在地上,一把将审神者拦腰抱起,上马便往回跑。报录人见了道:"好了,新欧皇回来了。"众短刀并烛台切抢上来正要拥着他说话,审神者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本丸审神者新地图活动捞得太鼓钟贞宗。京报连登黄甲。"


  审神者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中了!我欧了!" 说着,往后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烛台切慌了,忙找药研来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审神者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捞出贞宗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报录人和看热闹的审神者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厚和药研几个忙抢上去拉,也拉他不住,审神者拍着笑着,一直走到街上去了。药研和厚大眼瞪小眼,一齐道:"原来大将他捞得了贞宗,欢喜疯了。" 三日月见状,望着小狐丸道:"哈,哈,哈,怎生这样苦命的事?捞了一个甚么贞宗,就得了这拙病,哈,哈,哈,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 小狐丸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是想要公主抱吗?" 一期一振劝道:"诸位不要心慌。我而今派了几个好弟弟跟定了主上。这里诸位勿要失了礼数,先拿些饭食酒水,款待了报喜的大人们,再为商酌。"


  当下众人有抱了一筐红薯来的,有提了一缸清酒来的,也有揣着柿子来的,也有背着马粪来的。烛台切又喜又忧,在厨下收拾齐了,拿到本丸来。邻近看热闹的审神者们又帮忙搬些桌凳,请报录的坐着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何是好。鹤丸歪了歪脑袋道:"我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忙问:"如何主意?"鹤丸道:“你们想,咱家的主公平日可有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报录的话都是鹤丸编来惊吓你的,你并不曾捞中’他这一吓,把痰咳了出来,就明白了。”清光安定听个“咳”字,脸色骤变,都不说话,那边陆奥守吉行早拍起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咱家审神者怕的,莫过于运营家的狐之助。好了!快寻狐之助来。他想还不知道,在神社里卖油豆腐哩。"那一边忽一个尖细的声音道:“呀呀,狐之助大人往日里确如您所说在神社里炸油豆腐,可鸣狐听说今天他从五更鼓就往东头集上取豆腐了,还不曾回来。请诸位着个腿长的快些迎着去寻他,鸣狐他也是这样想的!"


  门口石切丸听了,提刀正要往外走,鹤丸清光慌忙按住,叫长谷部一个人飞奔去迎,长谷部跑到半路,遇着狐之助来,后面跟着一个侍从,提着二三十斤油豆腐,几筐的木炭,正来贺喜。进门见了歌仙,歌仙如此这般告诉了一番。狐之助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外边围观的审神者一片声请狐之助说话。狐之助把资源和豆腐交与小狐丸,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狐之助作难道:"他虽是上面命我指导的审神者,如今却做了欧皇,就是天上的星宿。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我听上面的大人们说:打了不氪金的欧皇,检非就要拿去砍百八十刀,埋在大阪城一百层底下,永远挖不出来。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那边宗三左文字靠在门廊侧目看着,冷笑一声道:" 罢么!狐狸老爷,您日日放些任务下来,只教这些审神者们与检非作对,那检非也不知在簿子上记了你几千几万刀了,就是添上这百八十刀,也打甚么要紧?只恐把检非那刀身子砍缺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医好了主公的病,那上面的老爷们叙功,从大阪城里把你提到九十九层来,也不可知呢。”江雪也开口道:“非是我弟弟说些笑话,狐之助大人,此事正须你这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存些悲悯之心,勿要听信些虚妄之言。"狐之助被众人局不过,只得管次郎要了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呲了呲一口利牙,卷一卷那毛绒绒的的大尾巴,走上I街去。本丸内的刀剑十五六个都跟着走。后院岩融探出脑袋来叫道:"狐狸,你只可吓他一吓,若真打伤了咱走着瞧。" 周围看热闹的审神者们皆应道:"那是自然,何消吩咐。"说着,一直去了。


  来到街上,只见审神者正在一个神社门口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狐之助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T生!你中了甚么?" 跳起来一个嘴巴打将去。周围的审神者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狐之助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爪子早颤起来,不敢打到第二下。审神者因这一嘴吧,却也打晕了,昏倒在地。药研带着几个兄弟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平野和前田两边扶起,借神社门口一个板凳坐着。狐之助站在一边,不觉那只爪子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欧皇是打不得的,而今神明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的狠了,连忙向药研讨了个膏药帖着。


  审神者看了众人,说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又道:"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梦里一般。"厚藤四郎道:"大将,恭喜捞出贞宗了。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方才吐出几口痰来了,好了。快请回本丸去打发T报录人。"审神者说道:"是了。我也记得是捞了一把出来。"药研一面唤乱藤四郎过来给审神者绾了头发,一面教秋田跑去神社里打了一盆水洗洗脸。五虎退的老虎早把那一只鞋寻了来,让他穿上。审神者见狐之助在跟前,恐怕又要来骂。狐之助上前道:"欧皇老爷,方才不是我敢大胆,是你家鹤姥爷的主意,央我来劝你的。" 鹤丸早追了上来,在一旁道:" 您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少顷我家主上洗脸,还要洗下半盆豆渣来!" 博多上来看了看道:"狐之助大人,你这爪子明日炸不得豆腐,要亏本的嘞。"狐之助道:"我那里还卖油豆腐!有我这好部下,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也怎的?我每常说,我带的这个审神者,才学又高,人品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开舰队的提督、寻王子的公主,也没有我这审神者那样一个欧洲人的脸。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狐之助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着先年,我家的爷爷和狐球藏在后山,多少氪金的酋长来和我要,我自己觉得这三I条家的刀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送与个欧皇,今日果然不错!"说罢,哈哈大笑。众人都笑起来。看着审神者洗了脸,小夜又拿甜柿子来给他吃了,一同回家。审神者带着刀剑先走,狐之助和围观的跟在后面。狐之助见审神者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


  到了家门,狐之助高声叫道:"欧皇回府了!”清光长谷部等迎着出来,见主公不疯,喜从天降。众人问报录的,已是把博多私房攒的几千个小判拿了打发他们去了。烛台切带太鼓钟贞宗拜见了审神者,审神者也拜了狐之助。狐之助再三I不安道:"不是什么大事,何足欧皇挂齿。"审神者又谢了自家刀剑和邻居。正待坐下,早看见门首立着个美人,那美人穿了件没袖儿的水手服,黑巾系领,下面蓝褶短裙红白长袜过膝,背上还负着个古怪物件,端的是明眸皓齿娇艳可爱,那美人见审神者不住瞧她,立时拿出一个大红全帖,飞跑过来道:" 我家隔壁水师的提督想来拜新登基的欧皇,说什么也要沾些欧气再走。"说毕,海军车马已到了门口。狐之助忙躲进本丸里,不敢出来。围观的审神者也各自散了。




评论

热度(59)

  1. 夕焼けランプ✨鹿娘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剧毒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