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焼けランプ✨

钢炼爱德华/刀剑乱舞长谷部LOVE/文炼女司書❤️芥川龙之介/ハルト

[刀剑乱舞脑洞]小夜左文字与欺负人的哥哥

可爱哭

PhoebeYim啪嗒吧嗒啪嗒砰:

来自左文字家的日常
·
·
·
·
·
宗三:小夜,你喜欢苹果还是柿子?


小夜:苹果。


宗三:为什么?


小夜:主人说,苹果好吃……很有营养,要多吃。


宗三:那小夜喜欢樱花还是紫阳花?


小夜:紫阳花。


宗三:为什么?


小夜:……主人有一件和服,紫阳花……她穿着很漂亮。


宗三暗想宝贝弟弟真是老实巴交的孩子。


宗三:小夜很喜欢主人?


小夜(毫不犹豫):嗯!


宗三:还有呢?


小夜:江雪哥哥和宗三哥哥。


宗三:都喜欢?


小夜:嗯!


宗三·坏心眼·左文字上线:那,如果我问,小夜最喜欢的是……?


小夜:?!


宗三:我,江雪哥哥,还是主人?


小夜:最……喜……


小夜左文字当即卡壳,瞪大眼睛,满头大汗,背景仿佛电闪雷鸣。


宗三笑眯眯摸摸他的高马尾。
·
·
·
·
·
吃晚饭时的小夜惊恐脸。


烛台切光忠(看锅):……今天的饭做得不好么?
·
·
·
·
·
吹晚风吃点心的小夜惊恐脸。


大和守安定:空气有点冷,似乎很适合讲怪谈?


加州清光摸摸手臂。
·
·
·
·
·
洗完澡走在昏暗的走廊上的小夜惊恐脸。


粟田口短刀挤在后头。


五虎退:总……总觉得……


乱藤四郎:会有鬼?


短刀们炸毛。
·
·
·
·
·
歌仙兼定(担忧):小夜,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慌张的小夜不停摇头。


小夜:我……也许让哥哥生气了。


歌仙兼定:???
·
·
·
·
·
入睡前的小夜左文字抓紧着被子沿。


怎么办。


该怎么回答。


很喜欢哥哥们,很喜欢主人,但是……


最喜欢……


怎么办,最喜欢的……


选不出。


小夜左文字一团乱麻。


审神者:小夜,歌仙说你情况不太好,没事……


去近侍房道晚安的审神者拉开房门。


审神者:……吧。


黑夜中,审神者被小夜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吓得自己差点也变成了鬼。
·
·
·
·
·
两天后,宗三远征,终于思考完毕的小夜找到江雪左文字。


小夜(鼓足勇气):江雪哥哥……!


江雪:小夜啊。


小夜:对不起……我想明白了,就算哥哥们会不高兴……我……还是最最喜欢主人……


说完,跑掉。


江雪(一脸懵逼):……嗯?


这种看似告白被拒绝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初次【全文】 李泽言×你 细腻型 超R向 2万字诚意车 恋与制作人同人

这个真让人说不出话的好吃

颂曳:

预警:标题的每一个字都是实打实的介绍 我说细腻是真的细腻 我说超R是真的超R


这是一篇主打深情的肉,绝不是为肉而肉。这是你和李泽言许多个第一次的故事,也是我献给李泽言的情书。


假如说有什么特点,该说是细节充满真诚爱意吧。你不会觉得很ooc,不会觉得不现实;你会觉得很有代入感,会相信这件事发生得理所应当。


内容是连贯的,按段落分级,从6P开始超R,注意根据口味选择阅读。保证清水和R向质量都高,只读清水一样很甜。


如果愿意慢慢读,你一定会看到最想看的那个李泽言,看到爱。❤️






「初次【全文】 by 甜茶」戳链接←




禁转

文炼neta整理——芥川龙之介

文豪与炼金术师neta屋:

书写与翻译:Bell
校对与整理:麻雀、叶白羽、裤子、阿灯
资料提供:裤子



【编号】001
【武器种类】刃
【稀有度】虹
【文学流派】新思潮
【文学倾向】纯文学
【精神】不安定
【CV】诹访部顺一
【生卒年】1892年03月01日-1927年07月24日
【出生地】东京府东京市京桥区
【职业】小说家
【代表作】罗生门(羅生門)、地狱变(地獄変)、齿轮(歯車)
【兴趣爱好】照烧鰤鱼
【人物介绍】
「おっと…ここは禁煙なのかい?」
ドライで涼しげな顔をしているが、少し天然なところもあり嘘を信じて慌てることもしばしば。
立ち振舞いが優雅で美しく、育ちの良さを感じさせるが、そのせいで初対面の人にはとっつきにくい印象を与えることも。
その人間性とカリスマ性からか、厄介な人物を惹きつける。
常に煙を纏うヘビースモーカー。


“欸…这里禁烟啊?”
看过去是一副冷静又不讲情面的样子,实际上有着天然的地方,因为误信谎言而慌乱起来也是常有的事。
举止优雅,给人教养很好的感觉,但也正因如此,初次见面容易给人难以亲近的印象。
可能是因为卓越的人格和其魅力,容易招惹来麻烦的人物。
是个常年周围烟雾缭绕的烟枪。


【neta】
  芥川有着吸烟的嗜好,芥川与香烟的具体请见台词部分的neta解释。
  关于性格中天然及误信的部分,似乎历史上芥川本人就有一些这样的性格。比如有一回芥川曾与好友小穴隆一(日本画家)一同去海里游泳。从海里上岸后,小穴隆一将酒精瓶递给芥川,说是将酒精涂在某器官之上,可以去除顽癣症。芥川信以为真,依言照做。然而某器官却感到了灼烧感,在榻榻米上打滚才明白过来。
  (在芥川与好友菊池宽、恒藤恭的交往中也有此类事件的发生)





  • 游戏台词及相关neta



ログインボイス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始めよう


登陆语音:文豪与炼金术师,开始吧。




文豪入手时(初回) やあ、僕の名は芥川龍之介。これからよろしく頼むよ


初次入手:呀,我的名字是芥川龙之介。以后请你多关照了哦。




文豪入手时(2回目) やあ、また会ったね。今後ともよろしく頼むよ


二次入手:呀,又见面了呢。今后也请多关照了哦。




図書馆(通常) ええ、ここで煙草吸っちゃいけないの?


图书馆(通常):欸,这里不能吸烟吗?


【neta】
  芥川烟瘾很大,日常抽烟数量惊人。每天平均的吸烟量为“金蝙蝠”牌两盒,“敷岛”牌两盒。
  根据佐藤春夫的记载,他一天吸食的敷岛香烟可以达到一百八十根。“敷岛”牌香烟在作品『京都日記』和『玄鶴山房』中都有提及。
  芥川在写作和应酬的时候吸烟最多,星期天会客的时候吸烟量最大。对烟卷也有要求,喜欢种类越多越好(“因为习惯了一个牌子会索然无味”)。对进口(外国产)的烟卷喜欢细卷的“萨尔塔纳”牌,不喜欢粗卷的烟卷。




図書馆(通常) 戦うなんて柄じゃないけど、僕にしかできないっていうなら仕方ないね


图书馆(通常):虽然战斗不是我会去做的事情,但如果说是非我不可的话,也就没办法了吧。




図書館(「声」マス開放) 寛は親友なんだ。偶に酷いやつだって思うこともあるけどね


图书館(开放「声」追加):宽是我的挚友。不过偶尔也会觉得他是个过分的人啊。


【neta】
  就像这一句说的,芥川在现实中与菊池宽是挚友。两人具体的关系请见回想部分或后半综合neta部分。




図書館(耗弱・喪失時) 視界の隅で歯車が蠢いているんだけど


图书館(耗弱・丧失时):我说,在视野的角落里有齿轮在蠕动着啊。


【neta】
  来自于芥川的小说《齿轮》,其中主人公在视野中发现了不断旋转的半透明齿轮,并发觉齿轮不断地增加着,随之而来主人公便感到头痛。小说亦提到主人公脑中蛆虫这个单词,故而此处译为蠕动。
  有一说是此处是影射芥川偏头痛发作时并发的闪辉性暗点症状。




図書館(耗弱・喪失時) 人生なんて、一行の詩にすら及ばない……


图书館(耗弱・丧失时):人生还不如一行诗……


【neta】
  出自芥川的小说《某个傻瓜的一生》,原句如下:



「人生は一行のボオドレエルにも若かない。」
“人生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其中波德莱尔为夏尔·波德莱尔,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关于芥川与波德莱尔,请详见后半综合neta处。




図書館(季節限定・春) こんなに暖かいと、眠くなるね


图书館(季节限定・春):天气这么暖和的話,惹人发困呢。




図書館(季節限定・夏) 図書館の中は涼しいからいいね


图书館(季节限定・夏):图书馆里很凉快,真不错呢。




図書館(季節限定・秋) 読書の秋だけど、なにか読むかい?


图书館(季节限定・秋):正值读书之秋,你不读点什么吗?


【neta】
  芥川在生活中十分热爱读书,曾写过几篇杂记叙述自己读书的喜好和经过。详情请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




図書館(季節限定・冬) 冬の寒い朝は、布団から出られないんだ


图书館(季节限定・冬):在冬天寒冷的早晨,实在离不开被窝啊。


【neta】
  芥川曾在散文中记录他喜欢冬天(十一月/十二月),也很喜欢在冬日躲在房间里边烤着火炉边写作。




図書館(季節限定・正月)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图书館(季节限定・正月):祝您新年快乐。




司書室(通常) お邪魔します。お土産なくてごめんね


司书室(通常):打扰了。没有带伴手礼真是抱歉了。




司書室(通常) お風呂入るのって、面倒なんだよね


司书室(通常):洗澡这件事,太麻烦了不是?


【neta】
  芥川现实中不喜欢洗澡,按他自己的记录是“洗澡是自家烧水,大约两三天一次。”




司書室四 たまには、違う服も良いよね


司书室(更换衣装):偶尔穿不同的衣服也不错。




司書室(耗弱・喪失時) 申し訳ないのだけれど、少し一人にしてくれないかい


司书室(耗弱・丧失时):十分抱歉,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司書室(耗弱・喪失時) 阿呆はいつも、彼以外のものを阿呆だと信じているのさ


司书室(耗弱・丧失时):傻瓜总以为除了他自己以外,人人都是傻瓜。


【neta】
  出自芥川的小说《河童》,原句如下:



「阿呆はいつも彼以外のものを阿呆であると信じている。」
“傻瓜总以为除了他自己以外,人人都是傻瓜。”



  此句在《河童》中芥川写为出自哲学家马古(虚构)写的《傻子的话》,一说是芥川自己写的《侏儒的话》的假代。




助手変更・結成・研究・購買・食堂語音(耗弱・喪失時) ふぅ……


助手变更・结成・研究・购买・食堂语音(耗弱・丧失时):唔……




助手変更・結成・研究・購買・食堂語音(耗弱・喪失時) はぁ……


助手变更・结成・研究・购买・食堂语音(耗弱・丧失时):哈啊……




補修(通常) 頭が痛い……少し横になってくる


修补(通常):头好疼……我去躺一会儿。


【neta】
  现实中,芥川在中年饱受疾病的困扰,包括神经衰弱,神经性胃下垂,失眠症和头痛等。在小说《齿轮》中有芥川对头疼比较直接的描写:



「僕は僕の二階に仰向けになり、ぢつと目をつぶつたまま、烈しい頭痛をこらへてゐた。」
“我在二楼仰面躺着,紧闭着眼睛,强忍着头疼。”





補修(耗弱・喪失時) 誰か、僕が眠っている内にそっと絞め殺してくれる者はいないか


修补(耗弱・丧失时):谁,有谁能在我熟睡时把我温柔地掐死吗?


【neta】
  来自于芥川的遗作《齿轮》,其中原句如下:



「誰か僕の眠つてゐるうちにそつと絞め殺してくれるものはないか?」
“有谁能在我熟睡中把我掐死呢”



该句是小说的最后一句。关于小说《齿轮》的介绍,请见后部分作品简介。




研究 おや、何かを達成しているようだよ


研究:哎呀,看来有什么完成了哟。




購買 僕、財布を忘れちゃったみたいなんだよ


购买:我…好像忘记带钱包了哦。




手纸 誰かから届いた手紙、読んでみるかい?


信件:有人来信了,要看吗?




食事 さ、いただこうか


食堂:来,开动吧。




放置 ちょっと煙草吸ってくるよー


放置:我去抽根烟啊。




文豪入替 うん、やらせてもらうよ。仕事だからね


会派结成:嗯,交给我吧。毕竟是工作嘛。




マップ出撃時 異世界への旅か……よい題材になりそうだね


潜书开始(队长):奇异世界的旅行啊……这似乎能成为不错的题材呢。




戦闘時の会敵 うん、僕なりにやってみるよ


战斗时遇敌: 嗯,我会尽力。




最終マス到達 悪役を倒すと、僕も悪役になるのかな


到达地图最深处:如果打倒了恶人,我是不是也会成为恶人呢?


【neta】
  此处neta来自于芥川的小说《罗生门》。在《罗生门》的故事中,在罗生门下躲雨的主人公见到在罗生门上揪下死人头发的老妇人(恶人),打倒了这个作恶的老妇人。然而最终他为了金钱,强抢走了老妇人的衣物(打倒了恶人之后因为生存成了恶人)。




攻撃 仕事だから、悪いね


攻击:这是工作,抱歉了。




攻撃 そこ、どいてもらおうか


攻击:你、可以让开么?




攻撃(急所) 僕の万年筆、知らない?


攻击(暴击):我的钢笔,知道在哪里吗?


【neta】
  出自芥川的小说《河童》,主人公被河童偷去了钢笔。




攻撃(耗弱・喪失時) 働きたくない……


攻击(耗弱・丧失时):不想工作……




アイテム入手 ふふん、見つけたよ


获得素材:哼哼,找到了哟。




筆殺奥義 僕が地獄まで送ってあげるよ


笔杀奥义:送你下地狱。


【neta】
  “地狱”是芥川作品中较多出现的一个意象,详细请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




双筆神髄(通常) ここはひとつお願いするよ


双笔神髄(通常):就拜托你这一次了。




双筆神髄(喪失) ふぅ…煙草吸いたい……


双笔神髄(丧失):啊…好想抽烟……




双筆神髄(特殊)


1. 芥川龙之介「太宰君、頼りにしてるよ」
  太宰治「っ……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芥川龙之介:太宰君,拜托你了哟。
  太宰治:十、十分感谢您!


2. 夏目漱石「龍之介君、よろしく」
  芥川龙之介「承知しました」


  夏目漱石:龙之介君,有劳了。
  芥川龙之介:明白了。
【neta】
关于夏目先生与芥川,请详见后面回想neta及综合neta部分。


3. 芥川龙之介「よろしく、たっちゃんこ!」
  堀辰雄「了解です、芥川さん!」


  芥川龙之介堀辰雄:拜托了,阿辰仔!
  堀辰雄:明白了,芥川先生!
【neta】
  たっちゃんこ这个称呼,有些地方翻译为阿辰,是芥川对堀辰雄的昵称,曾出现在芥川与堀辰雄及芥川的友人的通信中。
  芥川与堀的具体关系,请见回想与综合neta的人物关系部分。


4. 芥川龙之介「寛、そこだ!」
  菊池宽「合点承知!」


  芥川龙之介:宽,就是这里!
  菊池宽:明白了!




負傷 あっ


受伤:啊




負傷 いたっ


受伤:痛




負傷(耗弱・喪失時) くるな……!


受伤(耗弱・丧失时):别过来……!




耗弱 この感覚、悲しさと虚しさに包まれる


耗弱:这种感觉,像是被悲伤和虚无包裹着。




喪失 何のために生きているか、わからなくなる


丧失:我到底是为着什么而活呢,已经开始搞不明白了。




絶筆 僕はもうこの先を書き続ける力を持っていない……


绝笔:我已经没有力量再继续写下去了……


【neta】
  出自芥川的小说《齿轮》,原句如下:



「僕はもうこの先を書きつづける力を持つてゐない。」
“我已经再没有力气继续写下去了。”



  同补修的语音一样,位于小说的最后。




戦闘終了 人生は死に至る戦いだってこと、忘れてはいけないよ


战斗结束:不要忘记,人生始终是战斗,直至死亡。


【neta】
  这句话来自于芥川给他的儿子的遗书部分,原句如下:



「一人生は死に至る戦ひなることを忘るべからず。」
“不要忘记,人生始终是战斗,直至死亡。”





MVP やったね。僕にかかればこんなものだよ


MVP:成功了。把事情交给我就是这样。




有碍書潜書帰還 精神的にも肉体的にも疲労が溜まる仕事だね、小説を書くのと同じだ


有碍书潜书归来:真是劳神劳力的工作,跟写小说一样。


【neta】
  芥川曾在多处随笔、杂记与书信中提及为了写作的费心费神,也写下过“没有比不写更为轻松”此类的话语。同时在写给即将成为文学家的青年人的寄语中,亦强调在写作生涯中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否则体弱多病,终难成就人生大业。”)。
  然而,虽然芥川也思考过停止创作的事情(并向比如志贺直哉等人请教过),但是就如同在综合neta里阐述的原因一样,即便是劳神劳力,或者有创作上的低潮,芥川也未停止创作。




助手变更 僕が助手?ちゃんと務まるかなあ


更换助手:我来做助手?不知道能不能胜任啊




有魂書潜書開始 じゃ、いってくるよ


有魂书潜书开始:那、等会儿见了哟。




有魂書潜書完了(助手時) あ、何か終わったみたいだ


有魂書潜書结束(助手时):啊、好像是有什么完成了。




文豪ノ途 こんなに不思議な本があるなんて驚きだね


文豪之途:竟然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书存在,真是惊人啊。




文豪ノ途(能力開放時) 少し強くなったみたいだ


文豪之途(能力解放时):好像变强了些。





  • 回想及相关neta



地图部分


い段 聖家族(神圣家族) 芥川龍之介&堀辰雄 战斗开始前、堀辰雄Lv30以上发生
芥川龙之介:嗯——烟抽完了……烟斗也忘了……
      阿辰仔,有烟或者烟斗么?好想抽啊。
堀辰雄:芥川先生,抽得太多了啊。适可而止比较好不是么?
芥川龙之介:才不要。没有烟的话,我的头脑不能运转,笔也无法继续写了啊。
      那么,是有还是没有啊?
堀辰雄:我是完全不抽的……但烟斗还是带着的,给您。
芥川龙之介:谢谢你!
      咦,这个……不是很久以前我送给你的东西吗?
堀辰雄:是的啊。它是我当做对您的纪念物而收下的东西。
    我一直带着的。
芥川龙之介:阿辰仔……谢谢……
      你真的是个好孩子啊……乖~乖。
堀辰雄:真是的,请不要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啦……


【neta】
  回想可能neta自1927年时由室生犀星发起的「パイプの会」(烟斗会)。
  堀与芥川,及室生和萩原均有参加烟斗会。具体的情景在堀辰雄的『不器用な天使』的开头有描写。同时,在芥川去世后数年,堀辰雄重回轻井泽,在『高原にて』一文中回忆起芥川的往事,以及曾同他说过的关于一个小僧的烟草和烟斗的小故事。
  另,虽然回想中写说堀完全不抽烟,但实际上根据堀自己在『パイプについての雜談』中提到的,他曾抽烟过量到喉咙痛,并在晚年被医生劝止吸烟。
  关于《圣家族》及《圣家族》与芥川和堀辰雄的关系,请参见综合neta部分。




ろ段 恩讐の彼方に 芥川龍之介&菊池寛 BOSS击破后发生
芥川龙之介:喂——,宽……真是,无可救药的家伙啊。
      明跟他反复强调过要注意敌方的攻击的。
菊池宽:……嗯。
芥川龙之介:醒了?
菊池宽:……你很吵啊,龙。
芥川龙之介:真是的,这就是你的谢辞啊。
菊池宽:……要不是我大意了,绝不会弄成这样的。
芥川龙之介:真的不要紧么?
菊池宽:……晕头转向的。
芥川龙之介:啊哈哈哈,昏倒得那么彻底,会晕头转向也是不足为奇嘛。但不管怎么说,你安然无恙就太好了。
      你要是死在这儿,大家可是会很困扰的。困扰着谁来付酒钱。
菊池宽:喂,谁来闭上这张呶呶不休的嘴啊……
    居然把别人的虚弱当消遣乱说话……


【neta】
  根据芥川的叙述,在生活之中宽是个十分宽容的人,尤其是在对物质上困窘的朋友。所以这里想来,说不定才会有请宽付酒钱的玩笑。
  两人详细的关系,请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




ほ段 暗夜行路 芥川龍之介&志賀直哉 战斗开始前、志賀直哉Lv30以上发生
志贺直哉:欸,龙,又这么哭丧着脸啊。
芥川龙之介:志贺先生……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写出您那样的小说呢?
志贺直哉:又是这件事啊!
     听着,我是我,你是你。我无法写出像龙你那样细致入微的小说,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芥川龙之介:我的作品全是失败的啊。
      我甚至会连根本没有必要写的内容也一并写下。不,若是我不写些没有必要的东西,我便无法表达自我。
志贺直哉:所——以——说——,那种事每个人都不一样嘛。
芥川龙之介:是这样吗……但实际上,志贺先生不是曾被称作为神吗?
志贺直哉:“玉碎瓦全”,这是龙的话对吧?
     龙的作品,是确确实实哺育着下一代的不是吗?
     比如那个狂妄自大的红毛家伙,之类的吧。
芥川龙之介:说的也是……我虽然是失败了,但或许也成为了后辈的奠基石。
      以后我会这样想的。


【neta】
  其中志贺提到的「たとひ玉は砕けても、瓦は砕けない」一句,出自于芥川的作品《暗中问答》。具体的意思是说艺术家(芥川类比为“玉”),比如歌德和近松门左卫门(日本江户时期三文豪之一),都是会消亡的,但民众(类比为“瓦”)是不会消失的。艺术会改变具体的表达形态,但是给予艺术生命的根基(广大民众)是不会消失的。芥川在这里的意思,似乎也是想将自己化身为给予后辈艺术家启蒙的基石。
  关于前半芥川想“把小说写得像志贺一样”,芥川曾经向夏目漱石先生吐露,说他怎么写也写不出志贺那样的文章来,并且问过夏目漱石先生,要怎样才能写出志贺那样的文章。夏目先生当时的回答是,不要想着是写哪样的文章,随心所欲地写就好。
  不仅如此,实际上芥川也曾在多处毫不吝啬地表达过他对志贺在文学上的仰慕。比如在「大正八年度の文藝界」这一文评之中,芥川就写到志贺的描写名副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累赘,并称志贺为“小说家中的小说家”。更写到那一年(大正八年)的文坛之所以比较冷清,就是因为志贺这样的作家没有动笔的缘故。
  进而,在『文芸的な、余りに文芸的な』(《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一文里,芥川写到志贺是“最纯粹的作家”,也提到志贺“该是像神那样活着吧?但或许志贺也不像地上的神那样活着,但至少他道德上活得干净清洁。”(其中或许也有志贺被称作小说之神的缘故)更提到芥川自己一直关注着志贺的写作,而且志贺的特色是芥川本人所无法企及的。文中对于志贺的溢美之词通篇皆是,此处仅选相关的列举。
  关于两人的具体交往,请参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




へ段 走れメロス(奔跑吧!梅勒斯) 太宰治&芥川龍之介战斗开始前发生
太宰治:啊,芥川大老师……! 我无比憧憬的那位芥川老师就在我眼前……!
芥川龙之介:……? 你是,太宰君……吗?
太宰治:您、您记得我了吗!?
芥川龙之介:怎么说呢,因为你,穿着红色嘛……
太宰治:是、是的!我对红色怎么说呢有种执着!
芥川龙之介:诶,是吗……
太宰治:(呜啊,我,现在死在这里也没有遗憾了……!)
芥川龙之介:(……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へ段 歯車(齿轮) 芥川龍之介&夏目漱石 战斗开始前发生
芥川龙之介:老师,能再一次与您相会,是我的荣幸。
夏目漱石:我也是同样的啊,龙之介。毕竟在我死之前,没能看见你的成长啊。
芥川龙之介:那个时候我埋怨着为什么您没能长寿下去,心境十分灰暗。
夏目漱石:以你的早熟,即便我当时不在,你也是能迅速地崭露头角的吧?
芥川龙之介:或许是这样。
      但是,正因为有了与老师一起度过的那段时间,才有了作为一名小说家的我。
夏目漱石: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
     对了,既然我们难得转生了,就让我读一读你的作品吧。
芥川龙之介:……是啊。
      不过我的作品并不全是有自信拿给老师读的。
夏目漱石:是这样吗?这是什么意思呢?
芥川龙之介:……没什么,请忘掉我刚才说的话。
      对了,有几部应该是合老师喜好的。请老师务必让我听听您的感想。


【neta】
  在芥川的随笔和杂记中多有记载夏目先生与芥川的相处,情景十分相似于回想中的状态。根据芥川在《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中写的, “他(夏目)心情不好时候……后进的我真是一筹莫展……”或者是“每当我(芥川)想起先生,就对他那老辣无双的感觉又有了新认识。”
  如芥川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与先生的相处,时常是非常不知所措的。这种这样的感觉更体现在芥川写的他与先生的这一件小事上。“记得在临近冬天的一个星期四晚上,先生和来客说着话,脸根本不转到我(芥川)这边说:“拿烟来!”可我偏偏不知道烟在哪里。万般无奈,我问先生:“烟在哪里?”先生不回一言,猛然用下巴朝右一指。我战战兢兢地朝右边望去,终于发现了客厅一角桌上的烟。”
  而对于夏目先生的去世,芥川曾写过《葬仪记》详细叙述了夏目先生葬礼时的情景,其中描述事无巨细,悲恸之情尽表纸上。并且芥川在他对小说《枯野抄》的解释中,曾写道:“当然,弟子面对老师逝世那种心情,我在写这篇小说时曾感同身受。我想把这种心情赋予芭蕉的众弟子。”
  关于芥川与夏目先生的交往与相处,详细请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




へ段 歯車(齿轮) 芥川龍之介&島崎藤村 战斗开始前发生
芥川龙之介:……谁在那里?
岛崎藤村:咦,被发现了。
          本来我是想对平时的你进行取材的……失·败。
芥川龙之介:果然是你。
      借此机会就让我把话说清楚吧,我讨厌你这个人。
      尤其是你那罔顾周遭氛围、一味探寻直至令人不快的探求心,以及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
岛崎藤村:……也是呢。在你这种无法贯彻艺术至上主义的人的眼中
     说不定我就是个伪君子呢。
芥川龙之介:你还真敢说啊……
      然而就算为了艺术选择自我毁灭,我也不打算殃及周遭。
岛崎藤村:你还真是擅长为自己的行为正名呢。
芥川龙之介:不及阁下。
岛崎藤村:哦,你有这个自觉啊……
     我越发对你这个人产生兴趣了哦。
芥川龙之介:住手吧,被你如此关注,这种殊荣我还真是敬谢不敏。


【neta】
  芥川龙之介曾经在《某傻子的一生》中批评道:“尤其是《新生》那一节,他承认至今还未见到像主人公那样老奸巨猾的伪善者。”同年,芥川弃世后,岛崎藤村在追悼文《芥川龙之介君之事》中谈到,芥川在《某个傻子的一生》中提到的自己的作品《新生》,认为芥川并没有领会到自己作品中所写的意思,而且猜测自己的作品在芥川这一代的作者中大约是“无用的作品”或者更甚于说是“谎言”。但是同时也说他没有办法知道芥川确切的意思。
  不过岛崎也提到芥川不是单一的“艺术至上主义者”,因为他(芥川)对人们的痛苦和孤独十分关心。文中岛崎对于芥川的文学和人生方面都进行了探讨和评论,亦说道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芥川会突然辞世。这件事使他思考了芥川非死不可的原因,并且也激起了他想要了解芥川的想法。在最后,岛崎表示了他对于芥川去世的怅然和哀惜。
  关于芥川的“艺术至上主义”相关,请参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或岛崎藤村neta页面。




食堂部分


周一 特殊 汁粉(年糕红豆汤) 夏目漱石&芥川龍之介
夏目漱石:呵呵,今天是年糕小豆汤啊。
芥川龙之介:最近好像汁粉店越来越少了……
夏目漱石:这太遗憾了……不过我也非常喜欢西洋的甜点呢。
芥川龙之介:你不觉得如果西洋人知道了年糕小豆汤的味道
      它也一定会像麻将一样风靡世界的吗?
夏目漱石:嚯嚯嚯,说的是啊。
芥川龙之介:我相信终有一天,在巴黎的咖啡店里也能吃上年糕小豆汤的。


【neta】
  就像菜品介绍里写的,芥川非常喜欢吃年糕小豆汤,喜欢到了写了一篇散文的程度。
  这一段回想里大部分是散文的原文,比如:



「震災以來の東京は梅園や松村以外には「しるこ」屋らしい「しるこ」屋は跡を絶つてしまつた。」
“地震灾害之后的东京除了梅园和松村以外的汁粉屋几乎绝迹了。”
  
「若し一度知つたとすれば、「しるこ」も亦或は麻雀戲のやうに世界を風靡ふうびしないとも限らないのである。」
“(外国人)若知道了汁粉的味道,一定会像麻将一样风靡世界。”
  
「それから又パリの或カツフエにやはり紅毛人の畫家が一人、一椀の「しるこ」を啜りながら」
“在巴黎的某家咖啡馆里,一位西洋人的画家正吃着年糕小豆汤。”





周五 夜 鰤の照焼(照烧鰤鱼) 芥川龍之介&菊池寛
芥川龙之介:啊哈,所以今天是照烧鰤鱼?
菊池宽:你心情很好啊,龙。
芥川龙之介:我一般不太关心食物,但只有这个是例外。
菊池宽:嗯……这个是很好的鰤鱼,天然的啊。
芥川龙之介:……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味觉细腻啊。
菊池宽:别开玩笑了。只是你的味觉麻木了吧?


【neta】
  根据芥川的夫人芥川文叙述的《追想芥川龙之介》一书中提到,芥川十分喜欢吃照烧鰤鱼。然而芥川自己曾描述过他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喜爱的食物”,而且读报纸与吃饭同时进行。或许的确按照回想里说的,他不太注意食物。




三月一日 生日回想
芥川龍之介 へえ……僕の誕生日、覚えていてくれたんだ
      こうやって祝われるのも、たまにはいいものだね


芥川龙之介:喔……我的生日, 你记住了啊。
      偶尔像这样庆祝一次也不坏啊。


【neta】
  芥川生于1892年(明治25年)3月1日,正值辰年(1892年为龙年)、辰月(三月为辰月)、辰日(3月1日正好是壬辰日)、辰刻(二十四小时制的07:00-09:00为辰刻),天干地支纪年法上辰对应的生肖是龙,故而被取名为龙之介。





  • 信件



—————————————————


萩原朔太郎より
芥川龍之介君様へ
 そういえば、君の小説をちゃんと読
んだよ、君のことを「ちっとも読んで
いない」のは本当だった、本当にその
通りだよ
こんなことに君が生きていた間に気づ
けないなんて、自分は本当に馬鹿だね
  
また犀と君と、三人でうなぎを食べた
いな
            萩原朔太郎


致 芥川龍之介
 说起来,我认真地读完了你的小说了
哦。说“丝毫都没有读过”你是真的,
真的是那样啊。
这种事,我在你生前竟然完全没有意识
到,我真是个笨蛋啊。
  
下次还想要和你还有犀,三个人去吃鳗
鱼呐。
            萩原朔太郎


【neta】
  信中「ちっとも読んでいない」这一句出自萩原朔太郎在1928年写下的『芥川龍之介の追憶』。
  萩原写道在芥川去世后的一年,他才通读了芥川的全集。萩原朔太郎写这句话,是为了表达他在芥川往生以后对于芥川在文学上更深的了解和追忆。
  最后一句关于“吃鳗鱼”,同样是在『芥川龍之介の死』中,萩原曾写到他与芥川和犀星一起在田端的餐厅里吃鳗鱼的场景。
  关于两人的详细交往,请参见综合neta部分或萩原朔太郎neta页面。


—————————————————


夏目漱石より(一)
芥川龍之介君様へ
 君ならご存知かもしれません
あの猫のぬいぐるみの売ってる場所を
知りませんか
 声を大にして言うことはできません
けれども、あのように癒されるものは
ぜひ一つ手元に置いておきたいと思っ
ているのです、犬なら尚よいですね
             夏目漱石


致 芥川龍之介
 你的话,说不定会知道。
卖那个猫布偶的地方是在哪里?
 虽然做不到大声地说出这件事。
但我必需一件能够治愈我的东西放在手
边,如果是狗的话就更好了呢。
             夏目漱石


【neta】
  这里猜测是在说夏目老师在生活中曾经被神经衰弱困扰,才会想要抱着一个玩偶。虽然信的末尾夏目老师觉得犬类的玩偶会更好,但是芥川本人一直不喜欢犬类。


—————————————————


夏目漱石より(二)
芥川龍之介君様へ
 龍之介君、どうかあまり責めないで
下さい、私から甘いものを奪うことは
筆を奪われることに等しいのです
貴方の煙草と一緒だと言えば、お分か
りいただけると思います
  
芥川君だけは味方だと信じていますよ
             夏目漱石


致 芥川龍之介
 龙之介君,请不要这样折磨我,把我
的甜食夺走就如同把我的笔夺走一样。
甜食就像对你而言的烟草一样,你一定
可以明白这般感觉吧。
  
我坚信着唯有芥川君你一定是站在我这
边的人。
             夏目漱石


—————————————————


谷崎潤一郎より
芥川龍之介君様へ
 先日は文学談義を楽しませてもらい
ました、しかし君の文学観は相変わら
ずのようです
 自分の作を否定するのは構いません
が皆さんそれぞれの理由で戦っている
のですから、自作が消えてもいい、な
どと取れるような発言は謹んで頂きた
いですね
            谷崎潤一郎


致 芥川龍之介
 我十分享受前几天的文学讨论,然而
你的文学观似乎依旧没有变。
 你否定自己的作品是没有关系,但是
既然大家都在为各自的理由而战斗着,
会被理解为表达“我的作品消失也没关
系”之类想法的话语,还是希望你不要
再说了。
            谷崎潤一郎


【neta】
  请参见后半综合neta部分及谷崎润一郎页面。


—————————————————


室生犀星より
芥川龍之介君様へ
 欲しいと言っていた煙草を見かけた
から買っておいたよ、早いうちに取り
に来なさい
  
駄賃に一本もらったが、羊羹のように
味が広がるね、これは
             室生犀星


致 芥川龍之介
 正好看到你说你想要的香烟,就买了
下来,请尽早来取。
  
我拿了其中的一根作为跑腿钱,这烟抽
起来的味道,会像羊羹一样在嘴里蔓延
开啊。
             室生犀星


【neta】
  现实中的芥川与室生犀星是很要好的友人。从芥川的书简集中,可以看出芥川逐年以来,从一个向犀星请教的后辈到亲近的友人的转变。两人“性格的对立”,从两人游戏中的人设其实也可以看出。
  现实中,芥川自己曾在信中跟另外的友人抱怨过他和犀星在轻井泽鹤屋的共同生活。犀星好起早,而芥川爱睡懒觉,用芥川自己的话说就是“过得甚不合拍”,但这完全不影响两人关系的亲近。(此处犀星也在『芥川龍之介の人と作』中提到)


—————————————————





  • 综合neta



【个人经历】
此处将芥川的生平分成数个区块进行整理,详细的事件及作品发表年份请参见年表部分。


◆ 家庭与童年
亲生家庭:
  芥川生于1892年(明治25年)3月1日,父亲新原敏三、母亲阿福,本姓新原。其父新原敏三出身于山口县玖珂郡贺美畑町,代代任村长。新原敏三在戊辰之役从戎,家道从此中落。明治维新之后,上东京经营乳业,在新宿和筑地拥有牧场。龙之介是这个家庭的长子。当年正值新原敏三42岁,阿福33岁,这一个岁数的搭配在日本的习俗中被称为“厄年”,意味着“人生中会有不好事情发生”。而且厄年有一说是叫“前厄”,指的是“在厄年之前的一年也会有灾祸发生”。不幸的是,就在龙之介出生的前一年,他七岁的长姐因脑膜炎夭折。故而按照习俗,龙之介的父母要假意将他“扔掉”,再拜托友人将“捡到的弃婴”送还。虽然新原家按习俗照做了,但,或许是因为长女夭折以及自己的兄长去世的缘故,他的母亲在芥川出生八个月后精神失常。在母亲生病后,龙之介被舅舅芥川道章收养。阿福在芥川十岁时去世,在这之后,龙之介被取消了在新原家的户籍,成了芥川家的养子。


从容貌上:
  芥川本人的容貌颇似母亲阿福,“母亲”这个主题也一直在生活和文学上影响着芥川。仅从他在遗书中写道的“也许我毕竟是疯子的儿子”(然而提及母亲及母亲这一主题的不止此处)足以可窥见一斑。


收养之后:
  芥川道章夫妇膝下并无儿女,只与芥川道章的独生妹妹住在一起。 根据芥川自己的记载(《生于爱好文学之家》),芥川家祖上世代是将军幕府的“奥坊主”(主要是管理幕府茶室与接待诸侯的工作),养母是津藤(即细木香以,江户时代的富商雅士,森鸥外曾著《细木香以》一文)的侄女。芥川幼时,主要由芥川道章的妹妹照料。据芥川所说,在长相与性情上这位伯母与自己最为相似,对他影响深远。一直到芥川三十岁时,他都有与伯母一同出游的记录,也正因为芥川成长在这样一个充满文化、文学氛围的家庭中,他得到了很好的启蒙教育。在这之后他投身于文学事业,也并未遭到家里的反对。


年少时读书:
  根据在《爱读书籍印象》里的芥川的记载,他儿童时代爱读的书籍首要是《西游记》与《水浒传》,且到成人之后依旧喜欢(在芥川的《中国游记》里可见多出引用)。在初中之前,喜欢的作家是德富芦花、高山樗牛、夏目漱石、森鸥外和泉镜花。到了初中之后,大致喜欢王尔德(爱尔兰作家)和戈蒂耶(法国作家),但到了毕业后又对前者感到厌恶,转为喜爱斯特林堡(瑞典作家)等。在进入一高的英文科之后,读的多是江户德川时候的“净琉璃”剧作和小说。在大学时读的小说多为中国的作品(如《西厢记》等),日本作家中最喜欢的作品为志贺直哉的《留女》,外国作品中则为《约翰·克里斯朵夫》。


学习情况:
  芥川自小成绩优秀,中学时期成绩依旧优异,免试进入第一高等学校(一高),并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一高。而后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就读英文专业。根据老师的回忆是“可惊的优秀学生”。





◆ 文学起步
 ◇ 起步:
  据芥川自己所述,他在小学时便作「落ち葉炊いて葉守りの神を見し夜かな」(“但将落叶焚,夜见守护神”),在文学上十分早熟,也以“龙雨”、“溪水”等笔名发表感想文和童话故事等。
  在一高时候结识久米正雄、菊池宽等人。在进入东京帝国大学之后,芥川参与了第三次《新思潮》的复刊,开始文学练笔。
  根据芥川自己在《写小说始自朋友的煽动》中提到,他创作的动机最初源于大学一年级时。他与久米正雄等人合办第三届《新思潮》,撰写了最初的短篇小说《老年》。
  在那个时候,芥川看到久米正雄写小说和剧本,一者是觉得自己也能写,一者是由于久米正雄的煽动,他完成了《丑八怪》和《罗生门》,并都在《帝国文学》上发表,然而无论是处女作还是这两篇文章并未获得很大的反响。
  但在第四次《新思潮》创刊号上,芥川发表的短篇小说《鼻子》收到了夏目漱石的褒奖。夏目致信与芥川说:“如此作品今后再写二三十篇看看,必将成为文坛少有的作家”,此后芥川便一跃成名。


 ◇ 《新思潮》:
  《新思潮》是由历届东京大学在校生主办的文学期刊,因为主办者是不同时期的东大学生,杂志也就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等之分。
  《新思潮》杂志于1907年第一次创刊,到1979年第19次终止。参与过《新思潮》的文豪众多,包括第二次的谷崎润一郎,第四次的芥川龙之介,和第六次的川端康成等。
  其中“新思潮派”特别指的是第三、四次《新思潮》的成员,主要有芥川龙之介、久米正雄、菊池宽、松岗让、成濑正一等人。




◆ 专业作家时期:
 ◇ 1917年芥川的第一部作品/短篇集以《罗生门》命名发表, 芥川对该作品集的出版倾注了大量心血。他本人亲自设计装订,题名及扉页所书“君看双眼色,不语似无愁”由一高时代的恩师菅虎雄挥毫写就,插页写有“献于夏目漱石先生灵前”。其中,“君看双眼色,不语似无愁”句出自东阳英朝(室町时代的临济宗禅僧)编的《禅林句集》 (注:芥川对这个偈子十分喜爱, 1919年2月创作的《似无愁抄》诗稿也以此为典。)


 ◇ 1917年6月27 日晚,《罗生门》出版纪念会在日本桥鸿巢餐厅举行,发起人是佐藤春夫、江口涣、久米正雄、松冈让四人,参加者包括芥川本人在内共计23人,谷崎润一郎等著名作家也位列其中(菊池宽因为嫌二元五十钱会费太贵,并没有参加)。1917年8月的《文章世界》刊载了当时的照片(见下图)


 ◇ 1919年3月辞去海军机关学校的教职,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的社员,即成为该报社的专业作家。
  • 所谓社员/社友,即芥川可向杂志投稿、发表作品,但报纸连载仅限于《大阪每日新闻》及《东京日日新闻》,报社每月向芥川发放五十日元津贴,不再支付稿酬。芥川在入社时,曾写致辞,其中诉说了他在海军机关教授英语时的感受,也提到他“无法忍受一周五天早上八点至午后三点,机器似地活动在学校里”,故而转入大阪每日新闻社工作,且这份工作没有规定每天必须坐班的义务。

  • 《地狱变》(《大阪每日新闻》1918年5月1 日—22 日) 是芥川辞去教职、成为专职作家后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得到了当时极高的评价。不过虽然在当时芥川的文学收到了许多褒扬, 但也不乏批评之声,批评者认为他的作品存在文学上的冷漠和技巧过于繁复的问题。




◆ 中国旅行:
 ◇ 大正十年(1921年)三月下旬至七月上旬,芥川被大阪每日新闻社(当时芥川供职处)派去中国,途径上海、南京、九江(江西省境内)、汉口(武汉)、长沙、北京、大同(山西)、天津等地,其中在各处停留并游览了不少风景古迹与名胜。旅途结束回到日本之后,芥川便将经历和所见所闻写成游记,供每日新闻社发表。


 ◇ 在中国的游记,分为《上海游记》《江南游记》《长江游记》《北京日记抄》及《杂信一束》。根据芥川自己所说,在中国的游记中,俱是发挥了他“新闻记者式的才能”的产物。


 ◇ 游记中很详细地写出了在当时的中国(中华民国10年,同年国父孙文在广州就任临时大总统)以芥川本人为主的几位外国人的种种生活经历。从旅馆和商店的门面摆设到西湖、城隍庙、雍和宫,或者是路过见到的人与戏台上的戏子,事无巨细,均有描述。


 ◇ 然而芥川到达上海第二天就患病在床,被诊断为“干性肋膜炎”(肺结核病的一种)。因为患病,他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由于担心失眠故而每夜服用安眠药来入睡。在杭州时,他也有提及自己发烧的经过。抵达南京时,病痛又转为胃疼。他在与友人聊到生病之事时,由于担心自己的病情,芥川第二天便坐火车回到上海。然而次日去就诊时,医生的诊断这只是神经作用。


 ◇ 从芥川叙述中所提到的各类中国的典故(神怪、历史、文化方面等等),足见他汉学文化的深厚。芥川抵达中国后学到的戏曲和诗词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在汉学功底深厚的同时,芥川的中文并不好。在旅途中大部分时间都依赖于翻译。


 ◇ 芥川在游记之中也写到了他拜访的几位学者和大家。其中着重描写了几位:包括章太炎(民国初年思想家),郑孝胥(清末政治家),辜鸿铭(清末大儒)。


 ◇ 游记中提及了非常多有意思的场景,搭配芥川的妙语,读起来非常有意思。而且这几篇游记的大部分,均有中文译本,有兴趣可寻来一读。(比如芥川骑着驴子在中国的石板路上奔驰)




◆ 关东大地震:
 ◇ 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平原发生地震,东京、横滨及周边地区受灾严重(震灾及地震所引起的火灾),受灾死亡人数达十万人以上。芥川自家虽然幸免于难,但是在他与友人四处巡视之时,芥川见到四处倒塌的房屋,引发了诸多感触。这些都汇集在《当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大地震发生之际》一文中。


 ◇ 震后芥川应加藤武雄(小说家、新潮社的编辑)写“祭东京文”,他在《废都东京》(给加藤武雄的复函)中写道:“东京现在化作了焦土。面对这急剧的变化,我想起了以前俗恶的东京,我惊惜这俗恶的东京,(中略),这种恍惜是一种朦胧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仿佛为俗恶的东京附加了追忆之美。这确凿的证明便是曾经感受的‘落泪’之情。我吊祭东京的心情大概也不会超出‘落泪’ 一语。`落泪'——可否以此作为《祭东京文》?" 。


 ◇ 芥川将地震对于文艺的影响也记录在此篇的第六章与第七章中:“这次大地震强烈撼动了我们作家的心灵。我们体验了强烈的爱憎、怜悯与不安。”在此次地震中,许多古代美术品与古书都毁于一旦。其中亦包括东京帝国大学图书馆的藏书,芥川在惋惜之余,也提出了烧失书籍的大学的保管方面的失误。




◆ 昭和时代至去世:
1926年12月25 日,日本大正天皇去世,裕仁亲王即位,改元昭和。
 ◇ 这一段时间对于芥川来说实为多事之秋。1926年1月至2月,芥川因患胃肠炎、神经衰弱、痔疮等疾病,前往汤河原疗养。1927年新年伊始(1月4日),姐姐西川久子家已购巨额保险的房屋失火,姐夫西川丰被认为有纵火嫌疑,并最终因不堪疑忌,留下巨额贷款卧轨自杀。此事件的善后处理工作落在芥川的肩上,芥川的身体因此愈发不堪重负。
  • 芥川针对此事件写下过许多诉苦的书信,同时《河童》也是他这段痛苦时期所创作的作品。但当《河童》登载时,得到的全是“积极”、“充满智慧”等评价。芥川认为这些评价“令在下更为不快。《河童》缘于对一切事物——其中也包括对自我的厌恶而创作的。”(4 月3 日致吉田泰司书信)。
  • 该事件之后,又逢芥川的好友宇野浩二(小说家)精神失常,入院治疗。芥川曾去探望过几次,亦多有感叹。



 ◇ 关于芥川的自杀及自杀前的精神状态的论文众多,分析也各家纷纭,在此仅引芥川所写的《致某老友的手记》与7月25日(芥川自杀后一日)的《大阪每日新闻》中的新闻。



“自杀者,大抵如雷尼尔所描写的那样,不知道为何要自杀。这里面包含着复杂的动机,正如我们的行为所表明的那样。但是至少,我之所以自杀,仅仅因为茫然的不安,对我未来的茫然的不安……我有义务如实写下一切。我也解剖了我对未来茫然的不安,我认为在我那篇《某个傻瓜的一生》中已大体尽。”
(《致某老友的手记》)


“芥川氏于二十四日凌晨一点半左右还在屋里不停地写稿,文夫人抱着三男成寸志(三岁)先睡了。早上六点左右发现芥川氏在睡铺上痛苦地挣扎,文夫人惊叫起来,但芥川氏完全没有任何回答。于是大家乱作一团,待到将经常就诊的田端三四八的下岛医师叫来时,芥川氏已断气。也就是说,芥川氏对夫人及其他家人未留下任何遗言。枕边的桌上放着写在半截稿纸上的三封遗书,一封给夫人、一封给菊池宽氏、一封给小穴隆一及其他友人。致小穴隆一及其他友人的遗书以《致某老友的手记》为题,半截稿纸共十八页。他和平时一样穿着单和服,根据下岛医师的诊断,佛罗那(注:镇静催眠药)是在上午六点前四小时左右吃的,所以应该是写完遗书后就吃药睡下了。接到紧急通知后,小穴隆一于上午七时首先赶到,这是因为芥川生前对夫人说过:“我死后,请立即让小穴君来画遗容”,小穴君也早就被如此吩咐过,所以立即买来新画布,坐在刚去世的芥川的枕边,一边哭一边按其遗愿画起简单的油画。另外,芥川一度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身体虚弱,最近身体状态良好。自杀时服用的佛罗那是过去请斋藤茂吉博士诊断时开的。”
(7月25 日《大阪每日新闻》(朝刊))



 ◇ 芥川的葬礼于7月27日下午3-4时在谷中斋场举行。其中泉镜花代表前辈,菊池宽代表友人,小岛政二郎代表后辈,里见弴代表文艺家协会,分别致悼辞。芥川葬于东京染井的慈眼寺。


 ◇ 芥川的自杀对于当时的日本文坛及社会都有冲击,除了不断有模仿之举以外,各类杂志也在九月号上刊出芥川的特辑,比如《文艺春秋》九月号题名“芥川龙之介追悼号” 、《中央公论》九月号刊发”芥川龙之介之死及其艺术”特集。


 ◇ 日本每年在芥川的忌辰(7月24日)举行“河童祭”的纪念活动,借以悼念芥川。




【文学相关】
由于篇幅的关系,芥川在文学上的成就与评论无法在这篇中叙述完全,仅能选其中的一部分进行说明,如有想深入了解,请参见文末的参考书籍部分。


◆ 东西文化
 ◇ 芥川的藏书量巨大,种类繁多。其中有和书277种645册、中国典籍188种1177册、洋书638种809册。芥川的创作,也像他的藏书一样,贯通东西古今。并且芥川是根据题材来选择文体的(取自西方、和洋历史材料进行创作的小说共有62篇),他使用的文体多达近二十种,其中包括物语体、小说体、写生文体、书简体、备忘录体、教义问答体、记录体、独白体、笔记体、传记体、议论体、考证体、说话体、对话体、复合独白体电影剧本体、戏曲体、记事评论体等,而且在这些文体之上,还使用汉文直译体、日本古语体、圣经文体等。因为在本篇中各部分都有触及到这一点,此处仅着重以下:


 ◇ 《今昔物语》:
芥川的文学中很大一部分取材于《今昔物语》,包括《罗生门》、《鼻子》、《山药粥》、《竹林中》等11篇。《今昔物语》大约成书于12世纪中期,即日本平安时代末,共三十一卷,收录了一千多个印度、中国、日本的故事。芥川曾写过《关于<今昔物语>》一文来说明他对于《今昔物语》的看法:“《今昔物语》三十一卷分为‘天竺’、‘震旦’、‘本朝’三部。说‘本朝’部分最有趣,想必没有人提出异议。另外,‘本朝’部分中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世俗’及‘恶行’部分——也就是《今昔物语》最接近社会新闻的部分。但是——但是,我对其中的‘佛法’部分也多少有一些兴趣。这么说,既不是对佛法有兴趣,更不是对天台以及真言的火供之烟感兴趣,而是对当时的人心感兴趣……”


 ◇ 芥川大学时代就读于英文学专业,毕业论文为《威廉·莫里斯研究》(莫里斯为英国诗人、工艺美术家),他对英美法俄德各国作品都有所涉猎,跨越领域甚广。在芥川的作品和私人文章中较常被提及的作家有爱伦·坡,波德莱尔,与斯特林堡。
  • 爱伦·坡(美国作家,侦探小说的鼻祖)
  是芥川十分喜爱的美国作家,芥川被爱伦· 坡的短篇小说所吸引,他曾在自己的私人书简、随笔中多次提及这位美国作家,也曾写过《坡的剪影》一文。
  •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法国19世纪诗人,代表诗集《恶之花》)
   是芥川最喜爱的西方诗人之一,芥川在各类文章中曾多次提及这位诗人(比如前文中提到的《某个傻瓜的一生》,此外,在书信中或是在中国的旅行中也曾提及)。波德莱尔虽然大量描写社会的病态和丑恶,但是就如芥川在写给井川恭(芥川的友人)的信中说的一样,“读波德莱尔的散文诗,最令人感动的,不是对恶的赞美,而是他对于善的憧憬。”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对于人生/人性的善的憧憬,芥川对于现实的人生,才会有“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诗句”的感叹。
  • 斯特林堡(瑞典作家)
  早年丧母,从小经历饱经苦难,曾一度精神失常。其作品涉及戏剧、小说、诗歌,创作风格多样。芥川从高中时代开始关注斯特林堡,在许多作品中都提到斯特林堡。他曾在《齿轮》中写道:“我在丸善书店二楼的书架上发现了斯特林堡的《传说》,翻看了两三页, 书里写的和我的经验没有太大出人… … ” 




◆ 自然主义
 ◇ 在《爱读书的印象》中,芥川提到他初中之后,“对日本自然主义小说厌烦”。芥川反对自然主义主张的悲惨的“小自我”、丑陋的“真”和平板的描写,认为“自然主义主张的小自我,令人不能忍受,也许这种自我表现毕竟与自我的价值无关,梵高也只是说‘我要在世人之前展现自己’而从不说‘如何展现丑恶的内里’”(致友人恒藤恭的书简)。在《续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一文中,亦有《自然主义》一节,其中态度大约可留给读者自行理解。




◆ 艺术至上主义
原为法国的L'Art pour l'art(为了艺术而艺术),是法国19世纪唯美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在日本被称为“艺术至上主义”。
 ◇ 芥川对于自身艺术观和文学观,在小说《地狱变》、《戏作三昧》、《齿轮》,与评论《文艺的,过于文艺的》(及续)和《艺术及其他》等中都有详细的阐述。芥川在《艺术及其他》中写道:“艺术家必须力求作品的完美。否则,服务于艺术便没有任何意义。倘若心怀人道的激动,而仅仅表现这般激动,那么单纯的说教亦可同样表现。既然是为艺术而艺术,那么我们的作品所给予的激动就必须首先是艺术的激动。为此,我们只有力求作品的完美而别无他途。”而对于其中所说到的完美,芥川做出了进一步解释:“所谓完美,并非指称完美无缺的作品。而是完全实现分化发达的艺术上的种种理想。总也达不到这个要求,艺术家应该感到羞耻。所谓伟大的艺术家,就是这完美领域规模最大的艺术家。”


 ◇ 而关于“艺术至上主义”,芥川曾写道“艺术家为了创作非凡的作品,在一定的时候或一定的艺术场合及其他下,有可能会把灵魂出卖给恶魔。这意思当然也包括我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其友菊池宽也评论:“艺术常常占去芥川氏的大部分生活,不仅如此,他的生活的希望也一直寄托于艺术。这一特点与我等相比,就是艺术至上主义。”


 ◇ 但是,虽然说是这样,对于“艺术至上主义”,芥川自身认为:“艺术至上主义——至少是小说领域里的艺术至上主义,确实令人易打哈欠。”或是在《侏儒的话》中:“古往今来,虔诚的艺术至上主义者大抵是艺术上的败北者。正如坚强的国家主义者大抵是亡国之民一样——我们任何人都不会追求我们本身已有的东西。”


 ◇ 对于这一点的总结,引用一句三好行雄(评论家)点评的话:“其艺术至上主义绝不是或为艺术或为人生,如此单纯的二律背反的选择。他并非否定人生选择艺术,而是相对于‘人生的残渣’,选择了‘人生’。”(其中引号部分是引用《戏作三昧》)




◆ 诗人与诗性精神
 ◇ 诗人与诗性精神这一概念贯穿于芥川文学理想的始终,在他的作品中对这个概念最直白的阐述应该存在于昭和二年的《文艺的,过于文艺的》。在回答谷崎润一郎的问题 “您所说的‘诗的精神’是什么?”时,芥川答道:“我所说的‘诗的精神’,是指最广泛意义上的抒情诗。(中略)既然任何思想皆可被纳入作品之中,就必须通过‘诗的精神’这一圣火炼上一番。 我要说的是,如何能让圣火炽烈燃烧起来。这也许多半要依赖天赋的才能。(中略)圣火热度的高低,直接决定一篇作品价值的高低。 ”或是更简洁地在《侏儒警语》中,“最好的小说家乃是‘精通世故的诗人’”。


 ◇ 除了在小说上强调“诗性精神”,芥川自己也作诗和俳句。
  • 俳句方面,芥川俳号“我鬼”,常作俳句,不仅年节有作品,还比如有作为谢礼的、病中作的、写信附上的等等。在《我的俳谐修业》中芥川叙述了他自小到大作俳句的过程。他曾做过十首俳句寄给高滨虚子(俳人)斧正,而后曾在《杜鹃》杂志上发表。但按芥川自己说他一直是俳谐的门外人。俳句的作品比如:



水洟(みづぱな)や 鼻の先だけ 暮れ残る
鼻水流不尽,落日余晖照鼻尖。



此句作于大正十五年,而后他在自杀前日将这一句交给其伯母,并嘱咐她将此句于上午转交给友人下島勲。
  • 在诗歌上,芥川在一高时就开始模仿北原白秋、吉井勇作诗。也作汉诗,并且常作诗赠与友人。芥川的诗作不少,除了芥川全集中收入的之外,在佐藤春夫编的《澄江堂遗珠》也有收录。此处仅举一首《偶成》为例:



帘外松花落,几前茶窝轻。明窗无一事,幽客午成眠。



 ◇ 在推崇诗性精神的同时,芥川也认识到此种精神对生活的影响。在《小说做法十则》中他写道:“如果小说家身上的诗人特质(气质/属性/特性/.etc),相对历史家和传记作者的特质而言要更为强烈的话,那他的一生便注定(难免)要踏上愈益悲惨之途。”




◆ 笔名与姓名
 ◇ 芥川的姓名“龙之介”,在前文已有说明。芥川对姓名一事十分上心,曾因为有来信在三次中三回将他的姓名由“龍之介”错写为“龍之助”,十分生气,并回信表示愤慨。


 ◇ 虽然如此,但是在早期芥川相关的文件中(比如养子让渡书(图片见前部分)或者是年少时的习字作业(见下图)),芥川的名字都写为“龍之助”,故而具体情况未可知。


 ◇ 芥川也曾用过几个笔名,比如在第三次《新思潮》复刊是使用的柳川隆之助,或是在画上署名的“三拙渔人”。


 ◇ 除此之外芥川一生使用过多个雅号,且随着时代的推移不断更换,其常用雅号有“我鬼”(俳号)、“寿陵余子”、“澄江堂”、“澄江子”等。


 ◇ “我鬼”是芥川早期爱用的雅号,他曾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我鬼窟”,并挂“我鬼窟”匾额。中国旅行归来后,大致从1922年春天开始,芥川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澄江堂” ,这之后也用过“澄江堂主人”这样的雅号。


 ◇ “寿陵余子”这一雅号,芥川在《古董羹》开始使用。在致泷田樗阴(《中央公论》编辑)的信中解释了这一雅号:“寿陵余子之号,取自寿陵有余子,在邯郸学步,还未学成邯郸之步,却将寿陵之步忘却了,只得匍匐而归,事见《韩非子》,余子只是青年之意吧。我自己学西洋未成,却忘了东洋,颇似那位邯郸寿陵两地之步都未学会的青年。”(此雅号在《齿轮》中亦有提及)




◆ 时政


 ◇ 芥川所生活的时代,政治十分动荡。芥川的作品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历史小说,但是他并不是如当时的批评说的一样,是“书斋中的才子”,他对自己的小说有这样的认为:“我即使把历史的事写成小说,我对历史的事是没有多大的憧憬。我觉得比起发生在平安朝或者是发生在江户时代的事来,更值得重视今天日本发生的事情。”(《澄江堂杂记》)同样是在《澄江堂杂记》中,他提到自己写的《将军》一文被审阅机关删除了好几行。不仅如此,芥川还著有讽刺小说《河童》,对报纸操纵事实报道、资本家操纵报纸,对国家主义和文学审查制度都有批评。


 ◇ 无产阶级文学
  • 对于无产阶级文学,他在《无产阶级文艺之可否》( 《改造》1923年2月号) 一文中写道:“文艺并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与政治无缘。毋宁说,文艺的特色在于同政治也有关系。无产阶级文艺近来刚刚起步,倒有些娴媚来迟之观……其实,在自古以来的雄伟篇章中,许多篇章的声誉一半依赖于各种各样的政治原因。若有人不信,可以看看雨果的人气……如此看来,很难说无产阶级文艺家中不会出现第二个山阳和雨果……只是我所希望的,在于不论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都不要失去精神的自由。在于看破敌人的私欲的同时,也要看破友方的私欲。”同样在《文艺杂谈》中:“对所谓的无产阶级作家也应说上一句:你们则必须具备诗的精神!”


 ◇ 同样芥川作为文学者,也明白时代和阶级对于他的影响,在《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中:“我们不能超越时代。不仅如此,我们也不能超越阶级。我们的头脑里已被打上阶级的烙印。(中略)我们与今在各自不同的气候下、各自不同的土壤上发芽的草一样不会变化。同时我们的作品也是具备了无数条件的草种。若从神的眼光来看,我们的一篇作品,恐怕可以显示我们的全部生涯。”




◆ 经济状况


 ◇ 芥川的经济状况一直不算太好。在东京大学就读期间,生父家和养父家事业失败,家庭的生活重担过早地落在他的肩上。甚至曾有过需预支稿费才能维持生计的时期。再加上姐姐家因失火倾家荡产,姐夫随后自杀身亡的事件,他又背负起姐夫留下的高利贷债务。


 ◇ 芥川在《假如我有来生》中说:“倘若我能原封不动地带着自己今生的个性转生,首先还是要转生为人。不过要生得再聪明些,再壮实些,再男子汉一些。且要尽量转生在有钱人家,可以一辈子不为糊口而疲于奔命。”


 ◇ 芥川的收入情况: 1916年12月,芥川从东京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横须贺海军机关学校,任英语教官,月薪60日元。1919年3月,芥川辞去英语教师一职, 进入大阪每日新闻社成为专职作家,除稿费(一页稿纸2元左右)外,月薪130日元。(1925年平均有子女的家庭的最低平均年生活费为780日元,内阁统计局《家計調查》,芥川所述的一月房租为“不超过18元”)故而芥川就不得不一直写作,以维持生计。芥川在多处文字中表达了这种困扰:“我这没有一刻休止的卖文生涯!难道我竟需这样孤身只影,在恼人的创作生活中,徒然等待黄昏的来临?”(1920年3月)


 ◇ 在面对经济压力的同时,芥川也记得老师夏目漱石对他的训诫。在1922年12月,芥川回忆了恩师夏目漱石对他说的话: “卖文糊口来说亦无不可,但对于买方来说却是在做生意。所以,不要一篇接一篇的应承稿约,以免导致积重难返。赚钱度日无可非议,但要慎防粗制滥造.⋯⋯但我(芥川)不敢自信地肯定,我完全忠实于先生的训诫。”


 ◇ 芥川在随笔《野人生计事》中引用唐末诗人李九龄的《山中寄友人》:“乱山堆垦结茅庐,已共红尘迹渐疏。莫问野人生计事,窗前流水枕前书。”表达了一 种诗意的生活理想。但芥川接着又不无调侃地说:“纵然在乱山堆里结下茅庐, 手里也一定握着养老金证书和存款折。”论述“随笔”这一文体时,又说:“若说 随笔是清闲的产物,那么清闲则是金钱的产物。所以获得清闲之前,首先必须有钱,或者必须超越金钱。”




◆ 基督教


 ◇ 芥川一生创作了大量天主教或基督教作品(比如《香烟与恶魔》、《基督徒之死》、《西方之人》、《续西方之人》等等)。对于基督教,芥川在《鞭笞》(1926) 中写道:“我小时候,因为彩色玻璃画的窗户、吊式香炉及念珠而爱上了基督教。之后吸引我的是圣人及福音的传记。我从他们的舍身事迹中,感到了心理上或戏剧上的兴趣,并因而热爱基督教,即虽然我爱基督教,但对基督教信仰却是彻头彻尾的冷淡。仅仅如此还算好,我竟从一九二十二年以来,为了嘲笑基督教信仰与基督徒,不时写下短文或格言。这些短文依然总是以基督教的艺术庄严作为工具。也就是说,我为了轻视基督教,反而爱上了基督教。”除了这一处,芥川亦在《西方之人》与《续西方之人》中更详细地写出了他对于基督教的看法与感受。


 ◇ 在宗教这一方面,对于芥川影响很大的是一位名为室贺文武的俳人。室贺与芥川的生父新原敏三是同乡,在芥川幼时曾照看过芥川。室贺曾投在内村鉴三门下(内村鉴三是日本无教会主义创始人,曾是志贺直哉、有岛武郎之师),在芥川为他所作的《春城句集》的序中可以知道,室贺是一位严苛的基督徒。在《齿轮》中芥川提到的“在一家圣经公司当差”的老人就是室贺。芥川居住帝国酒店期间,频繁往来于仅10 分钟路程、位于美国圣经协会二楼的室贺的房间。


 ◇ 《圣经》是芥川常年阅读的枕边书之一。芥川自杀时枕边的圣经的版本是被称为“明治译圣经”(1916年增印版)现保存于日本近代文学馆。封底有芥川的外甥葛卷义敏的注释:“他(芥川)还有新译版圣经,但他喜欢这个版本的古雅。他总将数年前他人赠送的这个译本放在枕边。”




【画作】
芥川对绘画和画作都有着喜爱。在文学上,有作品评论画作,在信件中亦可看出平日里芥川有收藏画的爱好。 关于芥川在绘画方面的兴趣,请见下面几幅图为例子:







【与众文豪的交往】
芥川的交往甚广,其中更有很大一部分是文人墨客,除了前文已经有提到的,此处主要介绍文炼已经实装过了的文豪们。
(关于芥川的好友小穴隆一、久米正雄、恒藤恭等,敬请期待后续相关展开)


◆ 夏目漱石
 ◇ 除了前文所提到的内容之外,在1915年12月初,芥川在同学松岗让的引荐之下,参加了夏目漱石主办的“木曜会”,自此成为了夏目先生的门生。也因为新思潮的同人中有许多参加了“木曜会”,因此《新思潮》(第四次新思潮)受夏目的影响很大,甚至是“将夏目漱石作为第一个读者才开办这份杂志的”(松岗让《第四次新思潮》)。故而夏目的去世,对《新思潮》以及芥川本人都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第四次《新思潮》也在夏目先生去世三个月后停刊,终刊号为“漱石先生先生追悼号”



 ◇ 夏目漱石于1916年12月去世,他与芥川的师生相交仅一年的时间, 但在这期间,夏目先生给予了芥川诸多提携和殷切期望,留下了许多师生间的趣话(以下仅举例两处)。


 ◇ 芥川在1916年8月与好友久米正雄渠道千叶县旅行,此间收到夏目的两封信。8月21日的信中写道:“你们希望成为新时代的作家吧,这也是我所期待的,请茁壮成长起来吧。但是不能急,重要的是要像牛一样有韧性地前进”。8月24日又写道:“世间都在毅力面前低头,火花只能给予瞬时的回忆,至死都要努力前行……”


 ◇ 在芥川写的《夏目先生》一文中,他回忆了许多与夏目相处的趣事。比如,“我(芥川)记得是过年的时候,先生的饭菜里添加了栗子。本来先生有糖尿病,不能吃甜的东西。可是,先生却一边吃栗子,一边说:我老婆认为所谓甜的东西只有点心,她认为其他东西都没问题。说着,又歪着脖子狠吃了起来。”


 ◇ 夏目的教导给芥川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以至于芥川往后的十年之中,无论何时提到夏目都以老师称呼。亦曾写道:“从我(芥川)个人来讲,无论别人怎样恶语相加,只要能够得到先生的赞赏,即感志得意满。同时,我也对将先生作为惟一标准的危险感到恐惧。”不仅如此,在遗作《齿轮》之中,亦写到他在精神衰弱之时,依旧去到青山斋场(夏目先生告别式场所)。在遗作《暗中问答》里,曾写到“你这样还像是夏目先生的弟子吗?”“我当然是夏目先生的弟子。”此外在遗书之中,亦提及因为想同夏目由同一家出版社出版而将作品的出版权交予给岩波茂雄(岩波书店出版商,《夏目漱石全集》由岩波书店刊行,岩波书店的招牌也由夏目题字)。




◆ 森鸥外
 ◇ 芥川自初高中时阅读森鸥外的作品,对其多有崇敬。用芥川自己的话来说,“写出《涩江抽斋》的森先生无疑是空前的大家。对这样的森先生,我(芥川)怀有近似于恐怖的敬意。”(《文艺的,过于文艺的》十三)或是“真正的风格,如今也是寥寥可数。森先生的风格正是真正的风格之一。”且芥川在日记中也写到他在阅读《涩江抽斋》时,看到森先生和自己用一样的词,便感到开心。


 ◇ 两人的交往并不多,记录下来的会面仅有三次。其中亦俱是溢美之词,比如“此人(森鸥外)相貌英俊,可谓颇具神采,实为世上少有的相貌。”


(芥川曾在《侏儒的话》一文中描述森鸥外为“身穿军装挂指挥刀的希腊人”,文炼中的形象似乎非常相似。)




◆ 正冈子规
 ◇ 芥川对于正冈子规的了解大部分来源于子规的作品与老师夏目漱石的转述。具体的部分部分请见“正冈子规”、“夏目漱石”neta页面,此处仅做简述。


 ◇ 关于老师夏目漱石的转述部分,主要集中于芥川应出版商邀请所写的《正冈子规》一篇。芥川对子规个人的记述大部分集中于芥川的《病中杂记》。如题目《病中杂记》所说,这篇记述的是芥川在病中阅读《子规全集》。其中他不仅在文学上对子规进行了评论,也写道“子规横溢的生命活力令人惊诧……”在芥川的收藏之中,也藏有子规的诗笺。




◆ 志贺直哉
 ◇ 芥川对于志贺文学有着极高的评价,将其文学视为理想。除前文提到之处,在其他多处都有褒扬艳羡之语。除《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以外,另一处直接的对志贺文学的表态来自于小穴隆一的回忆『芥川龍之介の囘想』:“我所恐惧的唯志贺直哉一人。志贺直哉的艺术,是天衣无缝的艺术。这天下唯面对志贺直哉一人时,我无法呼吸。我写作生涯中的所有,都及不上志贺直哉的。”


 ◇ 即便是在《齿轮》之中,芥川都提到:“我倒在床上开始看《暗夜行路》, 小说主人公的种种精神抗争让我深有同感。我觉得比起小说的主人公来,我简直是个傻瓜, 不知不觉流下眼泪。”(《暗夜行路》为志贺著长篇小说)


 ◇ 虽然芥川如此推崇志贺,但实际上两人的交往并不多。据志贺的记载,两人在七年中仅见过七次,信件往来也不过三四次,但是都对对方抱有好感。两人具体的交往情况,请参见志贺直哉页面。
 ◇ 以堀辰雄的《芥川龙之介》一文中的话来总结,“日本现代作家中,他(芥川)最爱的、最恐惧的,就是志贺直哉氏了。” 




◆ 武者小路实笃
 ◇ “武者小路实笃打开文坛的天窗,放进清新的空气”, 芥川高度评价过以武者小路实笃为代表、高举理想主义旗帜的白桦派文学,认为它令”被自然主义淤泥涂抹得面目全非的人道”重新焕发了光彩。(『あの頃の自分の事』)




◆ 菊池宽
 ◇ 芥川与宽自一高时期认识,初为同学。据宽的叙述,两人在一高的时候关系并不亲密。真正的友谊应该是从一高毕业之后的暑期开始的。此后两人相交十二三年,虽然时有分隔,但是感情一直没有阻隔。


 ◇ 就如前文所说,芥川同菊池宽是挚友。他俩非常的要好,芥川曾经写过两篇短文(『合理的、同時に多量の人間味』与『兄貴のような心持』)评说他和菊池宽的关系。按芥川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跟菊池一起,总有一种和兄长在一起的感觉。”并且,“能让我(芥川)产生这种兄长情节的人,除了菊池之外,别无他人。”根据芥川的记载,菊池宽在个人感情问题上和文学创作上,都给予了芥川很大的帮助。“除了得到他(菊池宽)这种嘴上的开导之外,我(芥川)更是屡屡默默地感受着菊池的深情体贴并坚强起来。”


 ◇ 在文学上,芥川曾给《菊池宽全集》作序,其中讨论了宽在文学上的风格和特色,即为“扎根于道德意识,不留任何情面的现实主义” 。(宽的风格详情请见“菊池宽”neta页面。)


 ◇ 在十分要好的同时,根据现存的记录,两人其实经常拌嘴。比如在芥川的记录之中,他与宽一同去长崎,交谈甚欢之时,宽随手拿着邻座人的雨伞摇晃着,芥川转了话题到攻击宽的心不在焉,然而离开长崎的时候,芥川落下雨衣在旅馆中,宽便大笑着说芥川不能再夸耀自己心细了。虽然如此,在记事中,也可以看出宽确实像芥川所说的那样如兄长一般对待着芥川。


 ◇ 在芥川往生以后,菊池宽作为友人代表致悼词,又在八年之后设立了以芥川命名的“芥川奖”,直到今天都是日本文学中非常有重量的一个奖项。


 ◇ 菊池宽曾在回忆芥川的一文中说道,“像他(芥川)那样具有高深的教养,高尚的趣味以及和、汉、洋学问的作家,今后将不会再有了吧……”此篇大部分从宽的角度出发,请参见菊池宽页面。




◆ 室生犀星
 ◇ 除了前文提到的之外,犀星在生活上对芥川也多有照顾,据芥川的记载,犀星经常“操无用之心”,比如“哎,芥川龙之介,也该把裤衩换一换了!”。芥川自己似乎有些不领情,接着记述道,为了对付这样的说教,芥川会“找茬儿和他(犀星)进行他不擅长的议论”。在芥川的日记(《轻井泽日记》)中亦可看到两人同住在轻井泽的时候的相处情况。


 ◇ 在芥川去世后,犀星写有《芥川龙之介的人与作品》、《芥川龙之介的诗》等评论和回忆。




◆ 萩原朔太郎
 ◇ 除了前文提到的部分之外,芥川对萩原的诗作有相当高的评价。比如在提及萩原的作品时,芥川提到:“在这些作品里也可以感觉到诗人的听觉”及“作品中真正伴有韵律的诗人,屈指不足十人。”而对于芥川的评价,萩原在芥川去世之后写道:“他(芥川)经常评论诗坛,批评诗歌,而且他的见地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切中要害……芥川君对我(萩原)的旧诗提出意见,指出表达技巧方面的欠缺。他总是大胆地说:‘你的诗是未完成的艺术。’我承认他的意见。”


 ◇ 在萩原对芥川的回忆中也提到两人居住于田端时的过往,包括芥川曾在夜间阅读萩原的诗作,读到有感之处时,竟激动得身着睡衣跑到萩原家向对方表达阅读后的感受,但随即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并在第二日登门道歉。




◆ 谷崎润一郎
 ◇ 芥川与谷崎不论在文学上还是生活上的交往都十分密切,这一点在前文与谷崎润一郎页面均有详细提到。


 ◇ 虽然两人在文学上多有不同,但是不妨碍两人在生活中相交很好,于芥川的日记和杂记中都可以看出两人常一起出来吃饭相会。


 ◇ 芥川在自己的文评和杂文之中多次称赞和表达自己对于谷崎在文学上的敬佩,尤其在对于文章的用词推敲和韵律之上。比如,“至今读其(谷崎)作品,比起一字一句的含义,我常常会从那流畅无阻的文章节奏中获得近乎生理性的快感。如此说来,他当年也与现在一样,是无与伦比的语言编织大师。”(『あの頃の自分の事』四)


 ◇ 芥川曾在谷崎的《秦淮之夜》的影响下创作了《南京的基督》,并且芥川的中国之行,虽然是有新闻社派遣,但从其与友人的书简中可以得知此行也受到了谷崎的影响。并且,芥川在写中国的游记的时候,更曾多次提到谷崎及谷崎的作品。




◆ 佐藤春夫
 ◇ 芥川与佐藤春夫经江口涣(日本小说家、芥川与佐藤的共同朋友)介绍认识,芥川发表过《佐藤春夫印象》(《新潮》1919年6月) 、《佐藤春夫》(《新潮》1924年3月)两文写他与佐藤的交往。虽然芥川写“不幸的是佐藤春夫总是误解我”,但是却不影响两人的友谊和交往。


 ◇ 《齿轮》是芥川 1927 年3 至4 月间创作的作品。春夫评价此为 “他首屈一指的作品”(佐藤春夫),堀辰雄亦认为《齿轮》是芥川“生平最高的杰作“。从手稿来看,《齿轮》的最初的题目为《索多玛之夜》(索多玛是圣经之中的罪恶之城),而后改为《东京之夜》,而后题目从《东京之夜》改为《夜》,最后听从佐藤的意见,定为《齿轮》。


 ◇ 芥川去世后,佐藤春夫撰写《回忆芥川龙之介》(《改造》1928年7月) 一文哀悼友人之死,其中回忆了自己与芥川相识及相处的过程,之后又出版《我的龙之介像》一书。佐藤春夫的《澄江堂遗珠》(岩波书店,1933)收录了未编入芥川全集之中的芥川的诗作。




◆ 堀辰雄
 ◇ 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后,堀辰雄由室生犀星的介绍结识芥川,此后四年频繁出入芥川家(此处在芥川的日记与芥川比吕志的回忆录中都有提到),后来成为了芥川十分得意的门生。(芥川曾让堀在一众客人前朗读堀自己写的短篇新作,并且称赞堀“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独具特色的作家”)。


 ◇ 1924年的夏天,芥川在轻井泽度假数周,期间室生犀星、萩原朔太郎也在此地,在芥川的日记中提到堀辰雄亦来游玩一日,并和几人一起去轻井泽饭店吃大餐。


 ◇ 1927年芥川去世对堀辰雄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堀辰雄的大学毕业论文定为《芥川龙之介论》,并在其中对芥川的生平和诸多作品进行了论述,亦写下了芥川对他的深刻影响。


 ◇ 1930年,他以“芥川之死”为题材创作了小说《圣家族》(部分论述见“圣家族回想”),并通过这一部作品正式登上日本文坛。


 ◇ 堀辰雄亦参与了《芥川龙之介全集》的编集,全8卷于昭和4年出版完毕。另,文学评论家中村真一郎师从堀辰雄,他对于芥川的研究后世多有引用。




◆ 横光利一
  横光利一一直将芥川当做自己的文学楷模,其处女座《太阳》的发表也得益于芥川与菊池宽的力荐。横光曾在《静安寺的碑文》一文中提到,芥川在去世的那一年让他(利一)一定要去上海看看。在芥川去世后,横光发表了悼文《关于作家与家》并在翌年就按照芥川的遗愿去到上海,并写下长篇小说《上海》。




◆ 中野重治
  中野通过与堀辰雄共同创办的杂志《毛驴》而结识芥川。芥川曾在《毛驴》杂志上发表过三次作品,其中两篇为诗作。如前部分提到,芥川对无产阶级文学缺乏艺术性多有批评,但是在《文艺杂谈》中却赞扬了中野的诗作。芥川说中野与无产阶级作家们有许多不同,带着一种“过去极少见到的、别样的美。”同样,中野作为一个作家和文学评论者,也在文章中多次提到芥川,并写有《芥川龙之介》一文。




◆ 尾崎红叶
  芥川对红叶的文学多有赞扬,曾写“尾崎红叶作古已近二十年。其《多情多恨》、《香枕》、《两个妻子》等作品,如今翻阅,依旧宛然一朵龟甲牡丹花,光彩愈加不可磨灭。人亡业显,即谓此人。想来,前述诸篇作品中,有结构法,有行文法,富于变化而绝不乖违规矩,此乃红叶作品久垂于世之缘由。”(《尾崎红叶》)




◆ 德田秋声
  芥川应兴文社之邀,从大正11年至大正14年三年间编辑《近代日本文艺读本》(全5卷) 。但出书后,由于书中擅自选有德田秋声的作品,德田秋声向出版社提出抗议。芥川故而向秋声致信数封以表歉意,随后寄上报酬。芥川在信中言辞甚为恳切,足见致歉诚意。




◆ 田山花袋
  芥川曾给田山花袋起绰号作“Sentimental landscape-painter(感伤的风景画家)”,并高度评价了田山花袋的人格魅力及其旅行游记,但却并不赞赏其小说创作方面的才华。芥川认为田山花袋的小说“味同嚼蜡”,其“平面描写论”天真幼稚。(《交友往事》)




◆ 正宗白鸟
 ◇ 芥川在诸多处提到他曾读过正宗白鸟的作品。在《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之中写到他同白鸟相同的一些观念,并且写到“‘才子’这一称号送给正宗理所当然”。芥川对文艺评论大都持有负面的评价,但对于正宗白鸟却写到:“我只爱读正宗白鸟的‘文艺评论’。借西洋人的话来形容,批评家正宗白鸟氏的态度简洁得非常到位。且正宗白鸟的‘文艺评论’未必就是单纯的‘文艺评论’,有时就是文艺中的‘人生评论’。我手指间夹着香烟,愉快地阅读过正宗白鸟的文艺评论。我时常想起石块滚动着的一条路(正宗白鸟曾以‘石块滚动着的一条路’来形容人生之路),在这条道路上的阳光中,感受着残酷的欢快。”


 ◇ 正宗白鸟对于芥川的文学也有着很高的评价,曾写《芥川龙之介》、《评芥川氏的作品》等,其中:“芥川龙之介的天赋与数十年的修炼结晶于该作品中(指《地狱变》),这不是聪明人的智力游戏,而是心在燃烧。与夏目漱石、森鸥外的作品相似,虽然规模略小,但我确信这篇《地狱变》在鸥外、漱石全集中也是难以见到的。(中略)翻开《现代小说全集》,可知《地狱变》创作于1918年,那时他刚30岁吧。我惊叹他那么年轻就写出如此杰作。” 




【个人情感】
在个人情感方面,根据芥川自己的记录和文史学家的考证,芥川总共与塚本文(后更名为芥川文)、吉村千代、吉田弥生、秀茂子、片山广子、平松麻素子有所交往。


◆ 塚本文(芥川文)


 ◇ 塚本文是海军少佐塚本善五郎的女儿,而塚本文的舅舅山本喜誉司是芥川的好友,两家在早有来往。芥川龙之介与塚本文于大正五年十二月订婚,后于大正七年结婚。婚后,芥川文生三子,分别为长男芥川比吕志(名字来源于挚友菊池宽,比吕志(Hiroshi)与宽读音相同)、次男芥川多加志(名字来源于挚友小穴隆一,多加志(Takashi)与隆读音相同)、三男芥川也寸志(名字来源于挚友恒藤恭,也寸志(Yasushi)与恭读音相同)。


 ◇ 芥川曾给塚本文写过多封书信,其中不乏爱慕之语。比如“我(指芥川)之所以想念东京,不是因为我爱这个城市,而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我爱的人。那时我心中想到的都是文。”(大正五年八月、于一之宫町海岸)。在婚后,芥川的许多作品中也都提到文夫人。


 ◇ 芥川去世之后,文夫人叙述了《追想 芥川龙之介》一书,是了解芥川个人生活的很好途径。


 ◇ 下图一为结婚前的塚本文,图二为二人的结婚式照片,图三为大正十五年时与长男比吕志、三男也寸志



◆ 吉村千代
  吉村千代是新原家的女佣,芥川曾单方面的仰慕她,也曾写过情书表达过情感。


◆ 吉田弥生
  大正三年五月,因为新原家向吉田弥生的父亲供职的东京病院提供牛奶这一契机,芥川结识了青山女子学院英文科的女学生吉田弥生。隔年芥川告知养父母想与吉田弥生结婚,但芥川家因为吉田弥生是非婚生女而反对,芥川只好放弃。大正四年五月,吉田弥生与他人结婚。


◆ 秀茂子
  秀茂子,和歌作家,旧姓小泷。芥川与她相识于大正八年六月(于十日会的会上),此时双方皆各自已婚。这一段感情在同年秋天被小穴隆一知晓,在小穴隆一对芥川的回想中有详细地提到。两人曾有肉体关系,但此后芥川因她的“动物性本能”饱受煎熬。大正十年芥川前往中国旅行,总算能暂时摆脱她,但回国后又遭受到她的纠缠。在《某个傻子的一生》一文[二十一 疯子的女儿]中的“女子”指的就是秀茂子。


◆ 片山广子
  和歌作家、翻译家(笔名松村峰子),是外交官吉田次郎的长女、银行理事片山贞次郎之妻。芥川在《某个傻子的一生》的[三十七 过路人]中,称她为“才能上足以与自己匹敌的女性“,是个十分有才学的女性。芥川曾为她作过《越人》、《相闻》等抒情诗。芥川对她大多仅有仰慕,并无特殊关系。


◆ 秀茂子
  平松麻素子是芥川的夫人芥川文的同学。大正九年由芥川文介绍给芥川,担任芥川的秘书协助他的写作。在友人小穴隆一的回忆记录中可以知道两人曾约定要在帝国酒店自杀,但是因平松麻素子告知芥川文和小穴隆一因此没有实行。芥川在《致一个老友的信》中写到:“只有一个我所认识的女人愿意和我一起去死。但是此时因为我们的原因已经不可能了”,这其中的“女人”就是指平松麻素子。同样在芥川的《某个傻子的一生》的[四十七 玩火][四十八 死]中, 平松麻素子曾给芥川一瓶氰化钾,故而又被称为“氰化钾之女”。根据芥川的描述,他对平松麻素子“只有好感,没有感觉过恋爱”、“连一根手指也没碰过”。




【作品简介】
此处仅选取文炼游戏中所提到的三篇进行介绍


◆ 《罗生门》 ◆
  《罗生门》于1915年11月发表于《帝国文学》。故事发生在12世纪,经过保元、平治战乱后,一片荒芜、盗贼猖獗的京城罗生门下,。一个被主人驱赶出来的仆役,走投无路,又下不了决心当盗贼。某夜,他登上了罗生门城楼,发现一个在腐烂的尸体堆里的老妪,正在拔死人的头发,用来做发结。仆役忘了先前自己也想当贼人的事,充满了对恶的憎恶、反感和义愤,拔刀追问。老妪辩白说:我为了生活,出于无奈,否则就要饿死嘛。仆役还从老妪那里听说死者生前为了生活也做过坏事,就下了决心,也要为了生活当一次坏人。于是,他决然把老妪的衣剥了下来,他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罗生门》主要取材于《今昔物语》第29卷的“登罗生门见死人、贼人的故事第十八”。芥川对《罗生门》此篇小说十分重视,第一本短篇集也用《罗生门》命名。(详情请见前篇生平相关部分)。


◆ 《地狱变》 ◆
  《地狱变》是从1918 年5 月1 日至22 日(5 日和16 日停刊),前后二十次在《大阪每日新闻》上连载的短篇小说,总长以四百字稿纸算,共七十余页。小说主要描写对象为一位画师良秀,在文中以“我”的角度,从各个方面记述了良秀受堀川大公之托,完成地狱图屏风的前前后后的过程。芥川完成《地狱变》其间一波三折,又逢芥川的婚期,几经修改,方才成稿。《地狱变》在报纸连载后,被收录于第三部短篇集《愧偶师》(1919) 。在收录时,多少有些改动,之后也做过修改,不过改动的多是字句、修饰语。只有一处删改较多,即第十八节在连载及出版时的末尾一节被删除了。在前文也提过,许多评论认为《地狱变》其中的主人公良秀寄托了芥川自身对艺术(或艺术至上主义)的理解,且在后期的小说《齿轮》之中,芥川亦再次提到良秀(“还有《地狱变》里的主人公——良秀画师的命运。“)。


◆ 《齿轮》 ◆
  《齿轮》创作于1927年。第一章在杂志《大调和》发表,其余部分作为遗稿在过世后被发现。小说中的主人公“我”出席友人的一个婚宴后,住在旅馆写小说,由于失眠,神经剧痛,在绝望的心理状态下,他产生了幻觉,视野里不时地旋转着一个半透明的齿轮。回到家中,这个旋转的半透明的齿轮扩展在他的整个视野里。外界的现实也进入了他的幻觉之中。在现实与幻想交织之下,主人公耽读志贺直哉、斯特林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自己做着一个莫名的噩梦,最后发出了绝望的呼叫。其中最后一节的内容日后在其妻芥川文的追想记中被证明是确实发生过的。




【芥川田端之家】


◆ 复原模型
  田端文士村纪念馆内存有芥川在田端的家的复原模型。芥川在田端的家位于北丰岛郡泷野川町字田端435番地,土地面积约193坪。大正十三年末,经过改建增加书斋成为现在模型的样子。




◆ 书斋“澄江堂”:二楼八叠大的房间
 ◇ 芥川周日会客的房间。原先名为“我鬼窟”,大正11年改作“澄江堂”。澄江堂的匾额是由主治医生/书法家下岛勋写成。


 ◇ 紫檀的文机(日式书桌)是大正七年时夏目漱石夫人送的结婚礼物(由夏目夫人给芥川钱,然后芥川到神田区一带的硬木家具店购买,再将收条和余款送归夫人手中)芥川对这张旧桌十分爱惜。其上摆的是芥川爱用的松屋文房具店的原稿纸(半幅黑格纸)、蘸水鋼筆钢笔(蘸水金笔G)、墨水。


 ◇ 桌上放钢笔的器皿(笔盘)是模仿自夏目漱石用煎茶的茶箕来代替笔盘。芥川用家传的紫檀的茶箕代替笔盘,凹槽内是由书法家菅虎雄书写的“本是山中人 爱说山中话”。但据芥川自己所述他并不特别爱惜此物,茶箕上沾满了灰尘和墨水。


 ◇ 青瓷的砚屏是在室生犀星的建议下购买的(购价十五元)。芥川在《野人生计事》中写到这一件事情:“某日,室生又来我家聊天。一见面他就谈及团子坂一家古董店里的青瓷砚屏。“我让店主将那青瓷砚屏先别卖,过两天你去把它买来吧。你要是没空儿,就打发别人去买来吧。”室生这口气,简直好像我有买那个砚屏的义务。但是我言听计从,将之买来后,至今无悔。总之,无论室生还是我,都对此深感欣慰。”


 ◇ 同样的还有犀星送的九谷烧的钵。同样的也是在《野人生计事》中:“某日,我去室生那里闲聊,他馈赠我一个上品的带有蔓草花纹产风古色的“九谷钵。”接着,他热诚地对我说: “你把羊羹放到这陶钵里吧" (室生从来不说“你必须怎么怎么做!而是说你怎么怎么去做吧。”)往里面放五片纯黑的羊羹吧。”


 ◇ 书桌上摆着的还有芥川喜欢的“うさきや”店的和最中(和果子的一种)、敷岛牌的香烟、新旧约圣经、玛利亚观音像(芥川大正11年是长崎旅行购入。日本16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存在禁教令,玛利亚观音为日本天主教徒特有,这座观音后为《西方之人》的封面)。


 ◇ 书房中央铺着蓝色的绒毯(青い絨毯)。芥川的长男比吕志曾在文中提到这块绒毯。芥川去世之后,书房中的蓝色绒毯是由外甥葛卷义敏铺上,毯子来自芥川全集的封面的余料(根据坂口安吾的《青い絨毯》一文记载)。
注:文炼的游戏中,在司书室的家具中也有这样一块同名的毯子。




◆ 一层的会客间
内挂着夏目漱石写的“风月相知”的书法。



◆ 玄关
 ◇ 玄关中挂着“忙中谢客”的牌子(下图一,除了周日会客日之外的日子都贴着)宇野浩二曾写过关于这张牌子的贴纸的短文。


 ◇ 模型的玄关处摆着一根手杖(下图二)。是由芥川的邻居、曾是正冈子规门下的和歌歌人和铸金家香取秀真的儿子香取正彦铸造的。芥川称香取秀真为“邻居先生”,受他照顾颇多,这根手杖也是芥川十分喜欢用的手杖(但曾被室生犀星评论过为什么总是用这一根手杖)。





◆ 庭院
 ◇ 模型庭院中还一处日式水钵,芥川在《野人生计事》中写道:“室生临回金泽前送我的纪念品,是放在竹丛里那样的颇有来由的洗手盆。”


 ◇ 庭院中另一处还挂着一件芥川从中国旅行中带回,画着象和虎的浴衣。这件浴衣在芥川去世之后,被作为《大岛寺信辅的半生》的装帧使用。






【巡礼】


◆ 出生地
 芥川生于东京市京桥区入船町八丁目一番地(位于现在的东京都中央区明石町十丁目十一番地)



◆ 田端文士村
 现今芥川主要的纪念地集中于日本东京都北区的田端文士村,以田端文士村纪念馆为主。田端文士村纪念馆可以乘JR京浜东北线/山手线,到达田端站出北口徒步两分钟即可到达。除周一与节假日外,全年早晨10时到下午5时向公众免费开放。
 ◇ 馆内除了有对于芥川的生平和作品的介绍以外,还设有后人对芥川在田端的家的复原模型。其中考究十分细致(详细请见前处芥川的家部分),NHK电视台曾做过一期特别节目(NHK高校讲座——芥川龙之介)
可以在此处看到: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811020/


 ◇ 馆内除了固定的陈设之外,时常会有芥川相关活动。
(比如河童忌特别展览、旧居文学散步、讲座等等,详情请见此处网站:http://www.kitabunka.or.jp/tabata/index.html




◆ 除了纪念馆外,与芥川相关的主要在如下地图上的几处。


 ◇ 地图中田端站边的不动坂是芥川居于田端时走过的地方,他曾与友人恒藤恭的信中写道下雨的时候因为这个坡不好走,就休息不去学校。


 ◇ 地图中芥川的旧居现已重建为现代建筑,仅立牌作为纪念标记。


 ◇ 地图中的天然自笑轩(亦仅有旧迹),是芥川与夫人芥川文结婚宴会的举办场所,也是田端文士与艺术家们常聚会的场所。
  芥川的友人南部修太郎曾记述过一件在自笑轩发生过小事:“还有一次,他(芥川)坐在自笑轩四张半席子的一个小角落里喝着甲鱼汤,这时停下来,转向连续两三个月未动笔的我厉声喝到为什么不写?作家不动笔是可耻之事。至少是一种不忠于人生的表现。”


 ◇ 地图中的下島勲医师旧宅属于芥川的医生下島勲,芥川家书斋的“澄江堂”的匾额就由他所题。


 ◇ 在文士村有诸多芥川的友人的故居(包括菊池宽、室生犀星、萩原朔太郎、堀辰雄等),均在步行范围内。


 ◇ 除了纪念馆外,有关田端文士村的种种可以参考近藤富枝女士的《田端文士村》(中公文库出版)一书。




◆ 旅馆


 ◇ 汤河原中西旅馆
  芥川从中国旅行回来之后就常去汤河原静养。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一家名为“中西屋”的旅馆居住。现今旅馆已经拆除改建,余一块铜版以纪念。


 ◇ 轻井泽つるや旅馆
  芥川大正13年至轻井泽避暑时曾住在这一家旅馆(同在这间旅馆居住过的文豪除了芥川外,还有志贺直哉、堀辰雄、永井荷风、谷崎润一郎、正宗白鸟等)。旅馆历史悠久,并仍在营业。
  旅馆网址:http://www.tsuruyaryokan.jp/



 ◇ 修善寺温泉:新井旅馆
  芥川曾于大正14年旅居于此,并曾创作过关于此旅馆的小说。在此旅馆居住过的文豪众多 ,旅馆现被评为有形文化财产,并且仍在营业。
  旅馆网址:http://arairyokan.net/


 ◇ 鹄沼东屋旅馆
  芥川在曾与夫人和三男也寸志旅居于此,并且在《鹄沼杂记》中东屋旅馆亦有登场。现时旅馆应该拆除,留有一块石碑作为纪念。




◆ 芥川龙之介之墓
  芥川长眠于东京丰岛区巢鸭的慈眼寺。根据芥川夫人芥川文叙述的《追想》一书所写,墓碑从造型到题字皆按照芥川自己的要求。由好友小穴隆一题字,墓碑的造型是模仿芥川生前爱用的日式坐垫,墓石上方雕刻着芥川家的桐纹家纹。




【年表】


明治25年(1892年)
◆ 3月1日 辰年辰月辰日辰刻,生于东京市京桥区入船町八丁目一番地。


明治31年(1898年,6岁)
◆ 4月 江东寻常小学校入学,成绩优秀。


明治35年(1902年,10岁)
◆ 4月 与同学编辑传阅杂志《日出之界》。
◆ 11月28日 生母去世。


明治37年(1904年,12岁)
◆ 8月 生父新原敏三废去龙之介长子继承权,并于一个月后取消其在新原家的户籍。龙之介正式成为芥川家养子。


明治38年(1905年,13岁)
◆ 3月 江东小学校毕业。
◆ 4月 入东京府立第三中学校。中学时代,学业成绩优秀,汉文修养出类拔萃。


明治39年(1906年,14岁)
◆ 4月 与同学合办传阅杂志《流星》(后改名为《曙光》)
◆ 8月 与姐姐ヒサ去千叶县小湊、勝浦市旅行。


明治43年(1910年,18岁)
◆ 3月 从东京府立第三中学校毕业。成绩优秀,受到表彰为“多年成绩优等者”。
◆ 9月 第一高等学校乙类推荐入学,并寄宿于一高的学生宿舍。
       同级生有菊池宽、久米正雄、松岗让、成濑正一、井川恭、山本有三、土屋文明。


大正元年(1912年,20岁)
◆ 开始撰写散文《大川之水》。


大正三年(1914年,22岁)
◆ 4月 发表于《心之花》。


大正2年(1913年,21岁)
◆ 6月 下旬与井川恭去赤城山等地旅行。
◆ 7月 以第二名(在二十七名中)的成绩毕业于一高。
◆ 9月 入学东京帝国大学英文专业。


大正3年(1914年,22岁)
◆ 2月 同丰岛与志雄、久米正雄、菊池宽、山本有三等第三次复刊《新思潮》。
◆ 5月 于《新思潮》上发表处女作《老年》。
       同吉田弥生交往,由于养父家反对,翌年1月分手。
◆ 9月 于《新思潮》上发表剧本《青年与死》;《新思潮》当月停刊。
◆ 本年作品:阿纳托尔·法郎士《BALTHASAR》(翻译作)、《老年》、《大川之水》、《青年与死》


大正4年(1915年,23岁)
◆ 11月 于《帝国文学》发表《罗生门》。
◆ 12月 经同学冈田耕三介绍,参加夏目漱石的“木曜会”,由此师事之。
◆ 本年作品:《假面丑八怪》、《罗生门》。


大正5年(1916年,24岁)
◆ 2月 同久米正雄、菊池宽等人第四次发刊《新思潮》,在创刊号上发表《鼻子》,极得夏目漱石赞赏。
◆ 7月 从东大英文专业毕业,毕业论文题目为《威廉·莫里斯研究》。
◆ 8月中旬-9月上旬 与久米正雄在千叶县一之宫度过。
◆ 9月 经铃木三重吉推荐,开始为《新小说》写稿,刊载《山药粥》及《手绢》,均受好评。
◆ 10月 《手巾》在《中央公论》发表。
◆ 12月 经一高时代的恩师畔柳都太郎介绍,就职于横须贺海军机关学校,任嘱托教官,教授英语。
◆ 12月9日 夏目漱石去世。
◆ 本年作品:


大正6年(1917年,25岁)
◆ 3月 第四次《新思潮》停刊。
◆ 5月 于阿兰陀书房出版第一部短篇集《罗生门》。
◆ 6月27日 在日本桥鸿巢餐厅举行《罗生门》出版纪念会。
◆ 10月20日至11月4日 在《大阪每日新闻》连载《戏作三昧》。
◆ 11月 在新潮社刊行短篇小说集《烟草与恶魔》。
◆ 本年作品:《运气》、《尾形了斋备忘录》、《道祖问答》、《貉》、《葬仪记》、《片恋》、《忠义》、《偷盗》、《浪迹天涯的犹太人》、《大石内藏助的一天》、《两封信件》、《戏作三昧》、《MENSURA ZOILI》


大正7年(1918年,26岁)
◆ 2月2日 同中学同学山本喜誉司的侄女塚本文结婚。
◆ 3月 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社友,签订合同:除《东京日新闻》外,不得为其他报纸写作,每月报酬五十元,稿费一如既往。
◆ 3月下旬 移居镰仓。
◆ 5月 于《大阪每日新闻》连载《地狱变》。
◆ 7月 经铃木三重吉推荐,于《赤鸟》发表《蜘蛛丝》,于春阳堂刊行《鼻子》。
◆ 9月 于《三田文学》发表《奉教人之死》。
◆ 本年作品:《西乡隆盛》、《袈裟与盛远》、《世之助的故事》、《南瓜》、《蜘蛛之丝》、《地狱变》、《文明的杀人》、《奉教人之死》、《枯野抄》、《鲁西埃尔》、《头落下的故事》、《邪宗门》


大正8年(1919年,27岁)
◆ 1月 于新潮社发表短篇小说集《傀儡师》。
◆ 3月 辞去海军机关学校英语教师一职,入大阪每日新闻社,成为专职作家,除稿费外,月薪一百三十日元。
◆ 3月15日 生父新原敏三因流感去世。
◆ 4月 由镰仓迁回东京田端,书房命名为“我鬼窟”,定星期天为会客日。
◆ 5月 同菊池宽前往长崎旅行(住永见德太郎处),结识斋藤茂吉(近代短歌诗人)。

◆ 6月 于十日会结识秀茂子。
◆ 本年作品:《毛利先生》、《文友旧事》、《犬与笛》、《圣·克利斯朵夫传》、《橘子》、《沼泽地》、《龙》、《路上》、《疑惑》、《于连· 吉助》、《妖婆》


大正9年(1920年,28岁)
◆ 1月 于春阳堂刊行短篇小说集《影灯笼》。
◆ 4月10日(户籍上为3月30日) 长男比吕志诞生。
◆ 5月 于东京商大演讲。
◆ 7月 于《中央公论》发表《南京的基督》。
◆ 11月 与菊池宽、久米正雄、宇野浩二在京都大阪一带巡回演讲。

◆ 本年作品:《魔术》、《舞会》、《灵鼠神偷次郎吉》、《尾生的信》、《沼》、《东洋之秋》、《秋》、《葱》、《素盏呜尊》、《老年的素盏呜尊》、《骨董羹》、《复仇之旅》、《黑衣圣母》、《南京的基督》、《杜子春》、《弃儿》、《影子》、《阿律和孩子们》


大正10年(1921年,29岁)
◆ 3月 于新潮社出版第五部短篇集《夜来花》(小穴隆一负责装帧,此后芥川作品的装帧,大抵由小穴隆一承担)。

◆ 3月至7月 作为大阪每日新闻社特派员,前往中国考察,由东京启程。因感冒滞留大阪。
◆ 3月29日 方前往上海。抵达上海后,患干性肋膜炎,此后三周入住上海里见病院。病愈后下江南,经武汉从长沙北上。
◆ 6月14日 抵北京。而后取道朝鲜,于7月底回到日本,历时四个月。此旅行之后,时时生病,为痔疮和神经衰弱所苦恼。
◆ 8月17日至9月9日 于《大阪每日新闻》连载《上海游记》。
◆ 10月1日 与神奈川县汤河原静养三周。
◆ 本年作品:《秋山图》、《山鹅》、《奇异的重逢》、《火神阿耆尼》、《奇妙的故事》、《點心》、《奇遇》、《往生画卷》、《Los Caprichos》、《上海游记》、《母亲》、《好色》


大正11年(1922年,30岁)
◆ 1月 于《新潮》发表《竹林中》,于《改造》发表《将军》。
◆ 1月至2月 于《大阪每日新闻》发表《江南游记》。
◆ 4月初 同养母与伯母一起前往京都、奈良旅行。书房改名为“澄江堂”。
◆ 4月25日至5月30日 第二回去长期旅行,淘古董书画(爱藏的玛利亚观音即是在此趟旅行中入手)。
◆ 5月 于金星堂出版随笔集《点心》。
◆ 7月27日 至千叶县我孙子市拜访志贺直哉。
◆ 8月 于改造社刊行短篇小说集《沙罗之花》。
◆ 11月 次子多加志诞生。健康状况不佳,因神经衰弱、药疹、胃痉挛、肠炎、心悸等,身体每况愈下。
◆ 本年作品:《俊宽》、《竹林中》、《将军》、《诸神的微笑》、《江南游记》、《仙人》、《斗车》、《粉彩的龙》、《书的事》、《报恩记》、《河童》(未完)、《阿富的贞操》、《长崎小品》、《一夕话》、《庭》、《六宫公主》、《鱼河岸》、《阿吟》、《百合》(未完)


大正12年(1923年,31岁)
◆ 1月 于菊池宽创刊的《文艺春秋》的卷首连载《侏儒的话》(连载至大正14年11月止)。

◆ 3月16日至4月中旬于汤河原静养。
◆ 5月 于春阳堂刊行短篇小说集《春服》。
◆ 8月2日 此后5天,开始为山梨县北巨摩郡教育会的夏季大学做讲演。
◆ 8月25日 与小穴隆一等在平野屋别墅居住,结识冈本一平夫妇。
◆ 9月1日 关东大地震,震后芥川在东京市内各处巡视,对各处烧失的古书古画感到惋惜。
◆ 10月 经室生犀星介绍,认识堀辰雄。
◆ 12月17日至30日 在关西旅行,拜访志贺直哉、小山内薰、泷井孝作。
◆ 本年作品:《侏儒警语》、《澄江堂杂记》、《漱石山房之冬》、《线香》、《雏鸡》、《白》、《春》(未完)、《三件珍宝》、《无产阶级文艺之可否》、《偶入》、《猿蟹大战》、《两个小町》、《志野》、《保吉的手记》、《孩儿的病》、《鞠躬》、《芭蕉杂记》、《小儿乖乖——》


大正13年(1924年,32岁)
◆ 1月 于《新潮》发表《一塊之土》。
◆ 4月 取材于千叶县八街的纠纷,创作《美村》(未完稿)。
◆ 7月 于新潮社刊行小说集《黄雀风》。
       开始编集《The Modern Series of English Literature》(至大正14年三月止)。
◆ 7月20日 在轻井泽避暑一月,与室生犀星同住。期间与谷崎润一郎、山本有三、堀辰雄等多有交际,并认识片山广子。
◆ 9月 于新潮社刊行随笔集《百草》。
       与谷崎润一郎、里见弴、水上泷太郎、久保田万太郎、小山内熏等人编辑、校订《泉镜花全集》全十五卷。
◆ 10月 于而立社刊行《报恩记》。
◆ 12月 书斋扩张建设完成。
◆ 本年作品:《一块地》、《丝女纪事》、《神柲的岛屿》、《三右卫门的罪过》、《传吉报仇》、《金将军》、《来自第四丈夫的信》、《一篇恋爱小说》、《文章》、《寒意》、《少年》、《一封旧信》、《桃太郎》、《十元纸币》


大正14年(1925年,33岁)
◆ 1月 于《中央公论》发表《大岛寺信辅的半生》。
◆ 2月 萩原朔太郎搬至田端,两人交往渐深。
◆ 2月10日至3月6日 旅居于修善寺温泉的新井旅馆。
◆ 7月12日 三男也寸志诞生。
◆ 8月20日至9月初旬 至轻井泽旅行。
◆ 11月 于改造社刊行《中国游记》。
    应兴文社之邀,三年间编辑《近代日本文艺读本》全五卷告竣。出书后,因德田秋声抗议、稿费分配等问题,引起一些纠葛,精神上颇受刺激。身心疲惫,创作亦处于低潮。
◆ 本年作品:《大导寺信辅的半生》、《早春》、《马腿》、《春》、《温泉来信》、《“私”小说论小见》、《文艺鉴赏》、《海边》、《尼提》、《死后》


大正15年、昭和元年(1926年,34岁)
◆ 1月15日至2月19日 因为神经衰弱和失眠症,至汤河原静养。
◆ 4月下旬 与夫人和三男也寸志,前往神奈川县鹄沼海岸,居住于东屋旅馆。
         同时开始执笔《点鬼簿》、《鹄沼杂记》、《玄鹤山房》等。
◆ 12月 于新潮社刊行《梅·马·莺》。
◆ 本年作品《年终一日》、《虎的故事》、《湖南的扇子》、《追忆》、《卡门》、《春天的夜晚》、《点鬼簿》


昭和2年(1927年,35岁)
◆ 1月4日 姐夫西川丰家烧失。两天后,因为被怀疑纵火,西川卧轨自杀。芥川为此四处奔波。
     在其间于帝国酒店开始创作《河童》、《蜃气楼》。
◆ 3月27日 为参加改造社《现代日本文学全集》的宣传演讲会,与佐藤春夫同行大阪。
◆ 4月7日 与平松麻素子在帝国酒店自杀未遂。
◆ 4月、6月、8月 于《改造》上连载《文艺的、过于文艺的》,同谷崎润一郎进行文学论争。


◆ 5月13日 为参加改造社《现代日本文学全集》的宣传演讲会,与里见弴至北海道方向旅行。

◆ 6月 于文艺春秋出版部刊行短篇小说集《湖南之扇》。
作家宇野浩二精神失常,十分震惊,前去探望。 
◆ 6月20日 遗作《某个傻子的一生》完稿。
◆ 7月 《西方之人》、《续西方之人》完稿。

◆ 7月24日 于田端自宅,服安眠药自杀。晚9时,久米正雄宣读《给一个老友的信》,随即家属与亲友守灵。
◆ 7月27日 下午3-4时,举行葬礼。泉镜花代表前辈,菊池宽代表友人,小岛政二郎代表后辈,里见弴代表文艺家协会,分别致悼辞。
◆ 7月28日 葬于东京染井慈眼寺。
◆ 本年作品:《玄鹤山房》、《蜃气楼》、《我》、《春之夜》、《贝壳》、《他》、《他(之二)》、《悠悠庄》、《河童》、《诱惑》、《文艺的,过于文艺的》、《浅草公园》、《三个疑问》、《胤子的忧郁》、《本所和两国》、《齿轮第一章》、《古千屋》、《冬天和信》、《二扇窗子》、《续文艺的,过于文艺的》、《西方之人》、《续芭蕉杂记》、《暗中问答》、《十根针》、《侏儒警语》(遗稿部分)、《续西方之人》、《齿轮》(第二章以后部分)、《一个傻瓜的一生》


昭和4年(1929年)
◆ 2月 《芥川龙之介全集》全八卷由岩波书店出版完毕。


昭和10年(1935年)
◆ 8月 《芥川龙之介全集》全十卷由岩波书店出版完毕。


昭和53年(1978年)
◆ 3月 《芥川龙之介全集》全十二卷由岩波书店出版完毕。




【其他与注意】


◆ 文中所有的芥川的作品的翻译皆出自《芥川龙之介全集》(山东文艺出版社,2005年,其中少数部分有根据原文调整)因此不特别标注出。另,因为本篇引用的芥川的篇名的数量众多,为了阅读方便,也仅在参考书籍中列出全集。


◆ 文中所有未标出来源的图片皆来自《新潮日本文学相册 芥川龙之介卷》(关口安义,新潮社,1983年)及《芥川龙之介》(葛卷义敏,筑摩书房,1954年)因此不特别标注出。因为借鉴图片数量的庞大,本文仅作为学习与交流用。


◆ 关于芥川的著述非常多,但是在芥川的研究中,吉田精一在他的著作《芥川龙之介》的序中说没有什么比通过作品和书简,让芥川自己述说更直接和正确了。这一点作为以上内容的编辑和撰写者,我十分同意。因而,除了必要的来自芥川的友人的评论,本文大多以引用芥川本人的文章为主。


◆ 写芥川先生的食堂回想总觉得有些哪里怪。他曾经写过一篇把朋友比作食物的文章,比如把北原白秋君比作“牛排”(星期一的晚餐),犀星却只可以做成肉干,或是“洋酒煮谷崎润一郎”。


◆ 芥川曾经评论过日文小说的中译版,当年作品的译者是鲁迅先生与周作人先生,校对是胡适先生。芥川给了很高的评价,不仅赞扬了其中翻译准确,还点出注释的详尽和简介的有力。虽然不能以先生们的要求来写neta,但仅希望芥川先生看到了不会大骂。


◆ 在编写的其中有诸多我个人任性的地方,比如年表的最后几行,是正好读到芥川比吕志在他的父亲去世二十年后而写的文章的最后一句,粗略翻译是“父亲写的再也不会改变的全集”有感,而后任性地加在年表里。或者是各处举的例子或者是注释,除了主要为内容和阅读上的斟酌以外,其余只能用个人情不自禁的任性来概括。望谅解。如有不当或疏漏之处,敬请斧正。




【参考书籍及资料】


◆ 纸质资料
 ◇ 『芥川龍之介全集』岩波書店, 1995~1998年
 ◇ 『芥川龍之介未定稿集』葛卷義敏編,岩波書店,1968年
 ◇ 『芥川龍之介』吉田精一,三省堂,1948年
 ◇ 『芥川龍之介』中村真一郎,要書房,1954年
 ◇ 『芥川龍之介論』三好行雄,筑摩書房,1976年
 ◇ 『芥川竜之介論』 堀辰雄,新潮社,1955年
 ◇ 『芥川龍之介』葛卷義敏,筑摩書房,1954年
 ◇ 『芥川龍之介研究資料集成』関口安義,日本図書センター,1993年
 ◇ 『芥川龍之介研究』吉田精一編,筑摩書房,1958年
 ◇ 『追想 芥川龍之介』 芥川文、中野妙子,中公文庫,1948年
 ◇ 『新潮日本文学アルバム 芥川龍之介』関口安義,新潮社,1983年
 ◇ 《芥川龙之介全集》高慧勤、魏大海主编,山东文艺出版社,2005 年
 ◇ 《芥川龙之介小说选》文洁若、吕元明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 《芥川龙之介学术史研究》邱雅芬,译林出版社,2014年
 ◇ 《芥川龙之介研究文集》邱雅芬,译林出版社,2014年
 ◇ 《羅生門》黃瀞瑤,野人文化,2016年
 ◇ 《试论芥川龙之介文学中“诗性精神”》张应林,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
 ◇ 《日本文学史 近代卷》叶渭渠、唐月梅,昆仑出版社,2003年


◆ 电子资料
 ◇ 文豪wiki芥川龙之介页面,http://bungo.wikiru.jp/
 ◇ 青空文庫,http://www.aozora.gr.jp/ 
(芥川龍之介页面,『芥川の事ども』菊池寛、『二つの繪 芥川龍之介の囘想』小穴隆一)
 ◇ Wikipedia,芥川龍之介,https://ja.wikipedia.org/wiki/ 
 ◇ Blog鬼火~日々の迷走,http://onibi.cocolog-nifty.com/ 





咕噜噜

文豪与炼金术师 手机版
下载、联动、注册等教程

学院活动攻略更新~这次活动依然是点击就送~just肝~饭飞的比上次活动还凶,不过大家不用担心~这次依然整理了一些省饭的方法=w= 谢谢群里大家的帮忙~
表白一下朔先生不就是衣服吗再来十套我都肝!!!宣传一下讨饭群: 311817103 欢迎大家来找群里的大佬们一起讨论哦!顺便今天是北原和中野的生日!祝贺!!
攻略有错误和不符的地方欢迎大家评论指正哦我有时候挺粗心的=,= 那么下次攻略见~

文豪与炼金术师 五重塔活动攻略

包含省饭打活法 虽然活动要完了。。lof发晚了真是抱歉!

文豪与炼金术师 六图开荒攻略

更新到6图,包括boss点! 

肉测只能作为参考,想一起讨论欢迎大家加群!

有问题希望大家能指正!!!

文豪与炼金术师 游戏综合攻略by阿菜

这次更新总结了以前的攻略结合到了一起,游戏基本资料,修改了以前攻略错误的地方,地图到5图。

有两个小错误的地方:不小心把5-2,5-3带路写反了,还有就是推荐练3刃2弓2铳1鞭那里!有问题的lof和微博都可以戳我!。。虽然lof这里人挺少的也还是更新一下吧!